当前位置:首页 > 全本小说 > 夜半阴婚 > 目录 > 正文内容 第288章花姒化鬼

第288章花姒化鬼

小说:夜半阴婚 作者:慕希言 字数:6103 更新时间:

这些鬼气纷纷流入我的体内,仿佛想要传给我一般。

我试着去吸收了一下,那些鬼气迫不及待的钻入了我的体内,仿佛就等着我这么做一般。

“姒姒!”耳朵里蓦然传来了冷墨渊的声音。

我一愣,黑暗之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我猛然被拉进了一个怀抱。

“姒姒!你醒了就好!”冷墨渊激动的声音在头顶传来,他紧紧抱着我,又低头吻了我好几下。

他应该是他感应到我在吸收他的鬼气了。

只是我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冷墨渊捧着我的脸望了会儿,眼中浮现起几分担忧:“姒姒?姒姒,是我啊!”

“我知道……”我还是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是哪里?”

“是我的识海。”冷墨渊笑道。

识海这个东西我听说过,更加好奇了:“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吃了你呀。”冷墨渊开心的又道。

我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吃了我?”我重复着这话。

冷墨渊似乎这才意识到不对劲,忙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吃了你,把你放入了我的识海中将养。和普通鬼吃人不一样!”

我长长的松了口气。

我就说嘛,冷墨渊怎么会那样吃掉我呢!

“姒姒,你能恢复意识就好。”冷墨渊的语气中洋溢着满足。

我愈发不明白了:“那天我失去知觉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宝宝她为什么会在血池之中?”

提起孩子,冷墨渊的眼中多了几分暗淡和心疼。

“孩子早产了,只能在血池里养到足月才可以出来。不然的话……她就只能夭折……”

我的心被狠狠揪疼。

“怎么会早产……她一直都很好的!怎么会?”我蓦然想到了那枚果子。

“不知道是谁给你送了枚落胎果来!这东西吃下便会导致鬼胎滑胎,明明是致命的东西,却对鬼胎诱惑极大!”他说着恼恨起来。“碧芙已经死了,那天给你送果子来的是个假冒的!我已经送去牛头那里严刑拷问了!”

碧芙就是冷墨渊拨来照顾我的贴身侍女,因为是她送来的果子,所以当时本着对冷墨渊的信任,我也就没怀疑她。

加上小公主一个劲的想吃,这孩子虽然有时候熊了些,可是一向靠谱,我也就更加没去多想了……

“会是谁会要害宝宝呢……”

“那人不只是想害孩子,还想害死你!”冷墨渊的声音沉了几分,带着浓浓的恨意。

我不解,他解释道:“鬼胎出生之时需要大量的法力和修为,如果自身修为不过,便会吸收母体的法力。如果母体法力仍旧不够,便会开始吸食母体的生命力。这也就是孩子一直修炼的原因之一。我们的孩子。一直不节制的在使用法力,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上次去给她摘阴果补充修为的原因。”

他说着顿了顿,“本来,孩子如果足月出生,加上我给你的鬼气,她的出生不会危及到你的生命。我怕你知道了害怕,这件事也就一直没告诉你。只是……她还不到六个月。就被引产!非但会将你的生命力全部吸收,即使是能顺利出生,也活不长!”

那人真是好歹毒的心思!

冷墨渊微微叹了口气,抱紧了我:“好在以前璇玑在这里设了不少的优质血池,不然的话,即使赶到最近的血池,孩子也不一定能安然无恙。”

这就是他为什么又把这座被沉掉的宫殿重新升上来的原因么……

我倒还要感谢起凌璇玑来了。

“宝宝还要再在这里呆四个多月吗?”我有些不忍。

“好好养着的话,再有三个月就够了。”冷墨渊道,见我担心,宽慰道:“白焰也是早产的,你看他现在多活蹦乱跳?多爱捣蛋?”

没想到白焰也是。

想起他健康活泼的模样,我稍稍放心了些。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从你的识海里出去?我想去陪孩子。”

“现在就可以。”冷墨渊一笑,抱住了我。

我眼前一闪,便已经离开他的识海来到了血池旁。

小公主依旧漂在血池之中酣睡着,粘稠的血液在她的身下,她露在上面的后背却是白净一片。

“姒姒,我们的孩子有名字了。”冷墨渊蓦然拥着我道。

我一笑:“我知道,叫曦儿。”

他微微诧异:“你怎么知道?”

“你和你大哥说话的时候,我听到了。”

冷墨渊一愣,脸上顿时浮现起愧疚来:“那你也看到……看到……”

他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知道他想要说什么,点头:“我看到了。”他是考虑到了我的心情才犹豫着不敢说吧。

“我的身体变成那样,是因为被孩子吸收了生命力吗?”我问。

冷墨渊点头,为难道:“我的法力虽然足够她出生,可是她无法直接吸收太多。为了孩子,我只能这样……但你的魂魄我抽出来了!”

对于作为鬼的他来说,活人是有两次机会死的。一次是成为死人,另一次则是变鬼后的灰飞烟灭。

当机立断的抽出我的魂魄,防止我的魂魄被小公主一起吸收了,的确是能够同时保全我们母女俩的最好方法。

“那我的身体以后真的不能用了吗?没有办法恢复吗?”我还是有些舍不得那副身体的。

冷墨渊为难的点点头,又道:“我以后去给你找别人的!你喜欢谁的身体告诉我,我帮你抢过来装进去!”

……那还是算了吧,别人的衣服我都不习惯穿,更别说是用别人的身体了。

“我就和你一起当只鬼吧。”我一笑,抱住了他:“一对鬼夫妻。也挺好的。”

“你真的愿意?”冷墨渊却是错愕。

我点头:“反正和你认识这么久,你做鬼和我做人的差别并不大,我干嘛执着这个?做鬼就做鬼吧,反正又不是不能晒太阳了。”

冷墨渊沉?了一下,为难道:“姒姒……以你现在的修为,真的还不能晒太阳……”

“那以后好好修炼总能的嘛!”反正有冷墨渊,修炼这种事完全不需要我多操心。

只不过我又想起了另一件事:“对了。不是说刚成为鬼,除非是有极大怨气直接化作厉鬼的鬼会有思维,其他鬼都是浑浑噩噩的吗?我现在思维清楚,算了厉鬼了吗?”

冷墨渊摇摇头,犹豫着道:“你现在的级别就跟新手村外面用来练级的小怪差不多……”

“那我怎么有意识?”

“因为我把你养在了我的识海中,你吸收了我的鬼气,养了一个月才有了意识……”

原来这就是他吃掉我的原因。

“小公主已经在血池里呆了一个月了?”我震惊。

冷墨渊点头,我忽然发现他憔悴了很多。这一个月里,我没有意识,小公主又被困在这里,他恐怕才是那个最难熬的人吧。

愈发的心疼起他来。

“曦儿这一个月来怎么样?”我问。

“一直都在修炼,偶尔会醒来几次,吃了点东西,就又去睡觉了。你放心,这段时间她吃的东西都是我大嫂亲自做了送过来的,没有在经过过别人的手。我也全部都检查过。”

那就好……

一会儿还得好好感谢下慕紫瞳。

我想念着小公主,便留在了血池旁。那血池虽然看着渗人,可是为了小公主,我也就不觉得什么了。

同时,我勒令冷墨渊烧掉了我那干尸一样的尸体。

“真的要烧?”冷墨渊跟我确认。

我点头:“烧!”我才不要看到一个那么丑的自己呢!

“我还以为你会舍不得……”冷墨渊低声道。

舍不得也没办法了,又不能用了。

冷墨渊乖乖听话去烧掉了我的尸体。回来守着我和小公主的时候,他的眼神是复杂的。

“姒姒,这么一烧,你可就真的没有回头路了。要想再做人,除非转世轮回。”他满是心疼,“你可后悔跟着我?”

我淡淡一笑,问:“那你会让我后悔吗?”

“绝不会!”冷墨渊立刻道。

“那我也不会。”

血池旁。我抱住了冷墨渊。他身上冰凉的温度传来,却给同样冰凉的我带来了温暖。

即使是我现在已经死了,融阴之体的特点还是存在着我的魂魄之中。也就是说,即使我现在是只鬼,我也不能自己修炼,只能靠通过滚床单来吸取别人的修为。

冷墨渊愣是在血池旁扩出来了另一个房间,从我们寝宫将我们的大床搬了过来。

一个昏睡咒让曦儿睡着后。他……为所欲为……

还美其名曰助夫人修炼。

曦儿醒来已经是半个月后,见到我,她异常的开心。

“妈妈!妈妈你快看我!我出生啦!”她趴在血池便蹦跶着,要不是冷墨渊不让她出来,她一定会蹿到我的身上来。

我又何尝不想抱抱她,可是为了她的安全,我只能蹲在血池边缘握一握她的小手。

小公主两只手一边一个。开心的握住了我和冷墨渊的手,笑着:“以后爸爸妈妈带我出去的时候,我们就这样牵着小手手,好不好?”

那小手都不能握住我的一节手指,看的我异常心酸。

“好。”冷墨渊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我也答应了。

为了不让小公主醒来的时候无聊,我还让红鬼去买了不少小孩子的玩具和动画片影碟。

虽然冥界没有电,但是有冷墨渊在。这个人形发电机不要太给力,愣是给小公主放完了一整套的《葫芦娃》。

小公主醒来的时候,我们就陪着她玩。她去睡觉后,冷墨渊则带着我勤奋的修炼。

偶尔,他会出去处理些事。

冷墨寒已经出关,墨渊便再次当起了甩手掌柜,把所有事务都甩给了冷墨寒父子。他出去处理的事,只和那天我和小公主被算计有关。

一天回来的时候,他的脸色不大好。

“怎么了?”我放下了正在给小公主研究的营养餐菜谱。

“假冒碧芙的那女鬼死了。”他道。

“怎么死的?”我记得地狱是冥界最为特殊的地方之一,那里可以让鬼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就是有鬼受不了刑法想要自杀,也死不了。

“魂魄烙印。我之前就怕有这个,已经彻底检查过一遍,拔除了一个,却没想到还有!”冷墨渊?着脸,“她撑了一个多月,终于撑不住要说出口了,却被灭口了。”

“那线索断了……”

“不,她开口了。”冷墨渊又道。

“是谁!”

“白依依!”冷墨渊咬牙一字一顿才说出这个名字。

好你个白依依!

“可惜还有一个人,白依依应该是和人合谋的。那人也下了一道魂魄烙印,下的很深。我都没发现。”冷墨渊恼怒的道。

“会是宫醉柳吗?”我猜测。

“不知道。”冷墨渊失望的摇了摇头,“应该不会,她的修为没那么深,能下一个瞒过我的魂魄烙印。”

我将自己这段时间结识的仇人全部报了一遍,没一个有能力设下一个瞒过冷墨渊的魂魄烙印。

那只女鬼是偶然一次被白依依救了的,白依依当时为了培养心腹,就一直施舍着她。

那枚落胎果,是白依依早就给我准备好的。

只不过之前我在冥宫的时候,身边不是有冷墨渊,就是在和白焰玩耍,她一直都找不到机会,才拖延到了现在。

想不出结果,冷墨渊加大的搜查力度。

我和小公主一直都呆在这间屋子里。不知不觉间,三个月过去了。

一天,我睡的迷迷糊糊的,忽然感觉有人在轻拍我的脸。

那手冰冰凉凉的,我下意识的以为是冷墨渊,往被子里躲了躲,睡眼朦胧道:“别闹了……”

“我没有闹……”一直稚嫩的声音带着委屈在我耳边响起,我一惊,立刻睁开眼睛。看见小公主就嘟嘴蹲在我的枕头边。

“你怎么出来了!”我大吃一惊,抱起她就要往血池里冲去。

小公主忙喊道:“我可以出来哒!爸爸说哒!妈妈,三个月了!”

她生怕我不会数数,伸着三根手指在我眼前不停的晃悠着。

我看向一边被我挂在墙上的日历,的确已经到了我画五角星的那一天。

“那你可以出来了?”我再一次问道,“爸爸什么时候说的?”

“爸爸走的时候给我留言了,我刚刚醒来才听到的。妈妈,我想跟你睡觉觉。”

“好!”只要孩子没事,怎么我都答应。

我将她放回到床上,在血池里的时候,她什么都没穿,现在身上还是沾了不少血迹。

“妈妈先帮你洗个澡。”我抱着小公主进了一边的寒潭,小公主洗的可开心了。

洗完,又给她挑了新衣服。

这些衣服。有几件丑的是冷墨渊炼的。他就是个炼器渣,连一贯溺爱他的冷墨寒都不想把自己的炼器房借给他。

冷墨渊就自己去弄了个,然后冷墨寒在一旁指导。炼个大概两个月,那几件丑爆了的衣服还是他最好的作品。

不过,他有这份心,我相信他很快就能炼出来好看的衣服的。

小公主自然不会选那几件丑丑的,挑了件粉粉的。那是冷墨寒和慕紫瞳夫妻送给小公主的。

慕紫瞳当时拿着这件小衣服告诉我,白焰刚出生的时候,她也给他穿了件粉色的小衣服呢!特别可爱!

我现在看着我们家小公主带着粉粉的小帽子,也是超级可爱!

“妈妈,我漂不漂亮!”小公主臭美的问我。

“漂亮!”我笑眯眯的,“我们家曦儿最漂亮了!”

“我也觉得!哈哈哈哈!”小公主开心的一蹦三尺高。

这时我与她都没有了睡意,小公主想出去玩。她在这里都呆三个月了,早就闷坏了。

冥宫经过小公主早产之后。被墨渊进行过一次大清洗,又加了两个巡逻班次。

可以说是固若金汤。

我带着小公主出去了,红鬼还守在门口,见到我们出来很高兴。

“红鬼哥哥!”小公主嘴巴可甜了,“你有没有给我带好吃的呀?”

平时吃食都是红鬼送进来,小公主都缠上他了。

“下次给行不行呀?”红鬼笑眯眯的问道。

“下次加倍!我要两个!三个!”

“行!”

“妈妈,我们去找哥哥玩!”小公主得了保证。开心的拉着我往前飞去了。

红鬼带了一队鬼护送我们去了白焰的寝宫,两个小家伙相见,别提多高兴了。

“哥哥!”小公主一下子冲过去把白焰扑到在了地上。

“妹妹!”白焰也不生气,开心的叫着她,还保证以后他会保护妹妹的!

鬼胎出生后便成长的很慢,白焰才不过大人的小腿高,而曦儿却还比他矮上几分。

慕紫瞳和冷墨寒也来了。先是查看了小公主的身体情况,说是还不错,又给了见面礼。

冷墨渊回来的时候,又抱着小公主陪她玩了很久。

她渐渐玩累了,趴在我的肩头睡着了。我抱着她回到了床上,冷墨渊从另一边上床,让小公主睡到了我们中间。

这孩子睡的安详,我想起她的早产却是忍不住的难过。

“幕后?手查到了吗?”我问。

冷墨渊垂眼,微微摇头。

我将在心里迟疑了很久的想法问出:“你说……会不会是玄泽?”

冷墨渊有些无奈的躺倒在了床上:“我想过会不会是他。如果是他的话,以他的能力,做下一个能瞒过我的魂魄烙印的确能做到。可是……”

他微微摇头。

“怎么了?”我问。

“这条计谋太恶毒了。他会害曦儿我信,可是……若是不慎,你也会赔上性命。他想要得到你,应该不至于会出这么恶毒的法子。”冷墨渊语气厌恶,但冷静的给我分析着。

我也是考虑到了这件事,才一直都没有跟冷墨渊提玄泽。

只是现在越是看着小公主活蹦乱跳的,我就越是后怕。

想来想去,本着宁可错杀也不放过的原则,我还是告诉了冷墨渊,却没想到他早就考虑到了。

所以不会是玄泽吗?

我的脑子有些乱,小公主一个翻身直接把脚踢到了我的脖子边。

冷墨渊一笑:“曦儿的睡相真差。跟你一样。”

“我睡相不好吗?”我才不信呢。

“特别不好,特别爱动。”冷墨渊的脸上扬起了自豪,“要不是我每晚给你盖被子,还不知道要生病多少次呢!你们活人就是脆弱——姒姒,我不是故意……”

他骤然意识到我已经不是活人了。

“没事啦,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前段时间冷墨渊还给我带了些供奉回来尝尝。

味道怎么说呢?一开始吃感觉还不错,就跟喝牛奶似的。再后来,我就觉得味道很淡了。

冷墨渊说这是因为我的修为高了,这些东西就对我没有一开始的诱惑力了。

小公主醒的比我们早,蹭着窝进了我的怀里,把我给蹭醒了。

“怎么啦?”成鬼后,倒是没有当活人时那么睡意足了。

“妈妈抱抱。”小公主跟考拉一样趴在了我的身上。

身上又是一凉,冷墨渊也臭不要脸的抱了过来。

“妈妈抱你,那爸爸就抱妈妈吧。”他还一脸为我们着想的表情。

“嗯嗯嗯!”小公主努力蹭着我们俩。

这孩子其实一直都很想我们抱她吧,只是当时在血池里,我们都没有办法下去抱她,她现在才这么粘我们。

起来穿好了衣服,我忽然想起一个很严重的事。

“墨渊,现在人间是不是六月?”我问。

冷墨渊点头,我咋舌:“我的毕业证……”

我都快半年没去学校了,还能毕业吗?

“一张毕业证,你现在都是我老婆了,没什么用的。”冷墨渊不以为意。

“可是我大学四年辛辛苦苦的就是为了那张证……”

那张毕业证对我现在来说的确是没什么用了,可是我为了它付出了四年的心血和光阴,说没有就没有了,我不甘心!

冷墨渊无奈的摸了摸我的头:“那我们就去人间一趟。”

“我也要去!”小公主忙蹦了起来。

“行,一起去!”冷墨渊爽快的答应了,想必也是心疼小公主在血池里的那四个月。

四个月的时间对普通阴灵来说,什么也算不上。但是我有冷墨渊,四个月的时间里,修为突飞猛进,已经比普通厉鬼还厉害了。

阳光对我来说虽然不会致命,却还是会让我不舒服。冷墨渊给天上不知道排行第几的太阳传了音,让太阳今天再一次早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