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本小说 > 我的总裁老妈 > 目录 > 正文内容 第211章-第220章

第211章-第220章

小说:我的总裁老妈 作者:吴良 字数:14504 更新时间:

“天儿……”

正当秦天想要回自己别院的时候,一个让他浑身颤抖的幽静的声音出现在秦天的身后。萧美玲身穿一袭白色的淡雅罗裙高贵大方之余在魔法灯的辉映下显得越发的清新脱俗,仿佛九天而下的神女。

“娘……”

秦天声音有些苦涩,他知道自己刚才的禽兽所为全部都被自己的妈妈看到了,心中一阵复杂,忐忑不安。

“还不快打坐炼化刚才的阴阳之气?”出乎秦天的意料,萧美玲并没有骂自己,不过却也兀自疑惑了起来。看着儿子疑惑的模样萧美玲忍不住摇头轻斥:“痴儿,难道你只知道享受这皮肉之乐却没有感受到这周围的阴阳交合之气吗?”

秦天闻言一愣,凝神稍微一感应,霎时,他脸上满是惊喜之色,他盘膝坐下,只感觉到周围一股浓郁的的气团在慢慢地升起来,这一团气团似乎在上升的时候在渐渐地变得稀薄了起来,想必随着时间的流逝将会慢慢的消失不见。

萧美玲看着儿子眉宇间的欣喜之色,平静绝美的脸上那双修长的纤眉不易察觉的轻皱了起来,似乎在忧心着什么,最终轻轻地摇了摇头,眼神也变得坚定了起来。

一番鲸吞虎吸之后,秦天慢慢地睁开了双眼,他的眼中满是如电般的精光,让人不敢正视。

“娘。”看着一直守护在自己身边为自己护法的妈妈,秦天开口喊道,眼中满是狂喜之色,因为就在刚才,他终于领悟到淫术之道里的一个小技巧。有了这个小技巧,只要没有到达到魔导士境界的女人恐怕都逃不过他的手掌心。

“怎么?悟到了?”萧美玲的声音很淡,不过那充满慈爱的目光却让秦天感觉到一阵阵的心暖。

“嗯!”秦天用力地点了点头,忽然,他走到萧美玲的身边,紧紧地抱住了萧美玲,漆黑如电般的眸子紧紧地看着这张犹如女神般的脸蛋,柔声道:“娘,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萧美玲眉目含笑,轻轻地摇头,伸手在秦天的额头爱昵的抚摸了一番,“傻孩子,和娘还说这些……”边说她边要推开秦天的胳膊,谁也没有看到,她的双颊已经轻轻地浮起了一抹淡淡地红晕,那淡淡地酡红之色让人为之痴迷。

不过秦天的手却没有松开,而是抱的更紧了一些,他把头紧紧地靠在萧美玲的怀中,“做我的妻子,我不要别人做我的妻子……”

萧美玲一听,顿时神色一变,用力地推开秦天,冷冷地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秦天,道:“我是你妈妈!”说完,转身离开。

等到萧美玲离开好久,秦天才回过神来,低着头,沉默许久之后,他失落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强大到不可抵抗的固执的坚定。

第二天,秦天知道自己不可能再次如昨天一般的推脱有事了,毕竟林家的母女二人已经住在了秦府,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况且秦天如今心中也怀了不轨的念头,那林夫人的滋味他可还是余味犹存啊。

洗漱之后,和上官月儿亲昵了一番之后,秦天便来到了秦家后院用餐的餐厅内。

刚一走进餐厅,秦天的眼睛一亮,便瞧见自己妈妈的身边坐着一位端庄贤淑的绝美妇人,那妇人似乎也瞧见了秦天,本来平静的眸子出现了一丝惊慌之色。秦天嘴角微微一挑,没有说话,转而抄绝美妇人的身边看去。

只见一个犹如寒冰一般的年轻靓丽的少女正秀气的喝着碗中的汤,那丁香般的小舌头时而会伸出来舔舐着沾到嘴边的汤汁,看的秦天一阵心慌意乱,若是那勾人的小舌头能够伺候一下他身下的小弟弟,那该是妙趣无穷吧。

可是秦天也知道,这个少女不可小看,因为她正是龙腾大陆上八朵金花中的一支“雪莲”——林紫眸,她高傲,她冰冷,她的傲气不仅仅来自于她的美丽,还在乎于她本身就是一个大魔法师,年仅十七岁的大魔法师,如果她这一生之中再有一些奇遇的话,就算是达到圣级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是一朵带刺的雪莲花,虽然美丽不可方物,但是想要摘取她却并不容易。

“娘!”

秦天大步走进餐厅内,一脸敦厚的笑意,似乎昨晚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一般的淡定和从容。见秦天并没有继续朝自己看来,一旁紧张许久的林夫人总算是松了口气。

“天儿,快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萧美玲大方地笑着,有些宠溺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把他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下,指着她身边的林夫人道:“天儿,这是你黄阿姨,也是你未来的岳母。”

“阿姨,你好!”秦天温文儒雅地笑着。

“你……你好!”林夫人有些僵硬地点了点头。

萧美玲轻笑一声,指着没有抬头而自顾自喝汤的林紫眸道:“天儿,这位是你林阿姨的女儿,比你要年长,叫林紫眸,也是你未来的妻子。”

秦天看到,当萧美玲说妻子这两个字的时候,林紫眸的手微微地顿了一下。他嘴角轻笑,道:“原来是林姊姊。”

林紫眸只是轻轻抬头瞥了秦天一眼,接着便埋头继续喝汤,显然,她对于这个男人并不感兴趣。

她林紫眸是何等的风流人物?她是龙腾大陆上八朵名花之一,更是有望踏入圣者境界的女子。她可以说是上天的宠儿了,所以,从小她便对世间很多事情看的很淡,对于男女之间的情爱欲望更是不曾想过。

当然,如果真的有一天她需要找一个男子结合的化,那也必定是人中龙凤,而眼前这个看上去平庸的少年肯定不是她能够接受的。如果不是他父亲以死相逼,她甚至连来都不会来这大陆上所有人都渴望踏进来的紫金花家族。

对于林紫眸的态度,所有人都看在了眼中,林夫人看了一旁的萧美玲,面露难色,干笑一声道:“小天,你紫眸姐姐天生性子冷漠,你不要往心里去。”

秦天呵呵一笑,摆了摆手大度的说:“阿姨你过滤了,我秦天岂是这么小气之人。”虽然口中这般说着,但是他眸子深处却闪过一丝狠厉。

早饭吃的大家都并不是很开心,所以等萧美玲和林夫人二人闲聊一番之后,便也各自散去了。

“天儿……”

眼见秦天要离开,萧美玲犹豫一下还是喊住了他。

秦天转身看着母亲,笑了笑,道:“娘,你放心,我不会想不开的,哼哼,不过您教了我那个本事,如果您儿子就这样被一个女子践踏了尊严还不去反击的话,实在是有辱您圣级强者的威名。您说呢?”说完,秦天邪笑着离开餐厅。

萧美玲伸了伸手,最终只能摇头轻叹。她不知道,自己让他体内肮脏的血脉觉醒是否是正确的。

夜色很多时候都会迷乱了人的眼睛,抬头看着空中那轮弯月,秦天嘴角浮起一丝残虐的邪笑。

没有多想,秦天径直朝着西厢房的院内走去。

亭台轩榭,假山流水,园中唯一的一处罪熏亭内,灯光依旧。

“娘,别喝了。”此刻的林紫眸没有了冷艳决绝的风华,她只是一个温顺的女儿。她轻轻地拉住了母亲的手,眼中已经有了一丝水汽。

她心里清楚,自己的母亲很苦,因为一次抗击西北的乱党,她的父亲丧失了男人该有的能力,从那之后父亲性情大变,母亲更是孤苦凄凉了起来。

独守空闺的滋味她虽然还没有了解的太清楚,但是一次无意中的窥视却让她知道了母亲的苦楚,为为母亲,她便放下了纯洁圣女的形象,而和母亲玩起了虚皇假凤的关系。因此,母女二人并非紧紧是母女关系这般简单,更多的还有一层不luen的关系。

林夫人双颊酡红,看着女儿摇头苦笑,道:“紫儿,娘对不起你。”

“没有,娘,你没有对不起紫儿。您永远都是紫儿心中最好的母亲。”林紫眸摇着头,拼命地不让眼泪从眼中流出来,可是晶莹地泪水还是忍不住顺着脸颊流了下去。

母女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夫人忽然动了一下,看着女儿那张薄薄地红唇,不由得轻轻地舔了一下自己的朱唇。

“娘,你又想要啦?”林紫眸微微地张开眼睛,一脸羞赧地看着母亲。每每想到自己和母亲所做的事情,她变觉得十分的刺激,但是却又心中负疚。

林夫人接着酒劲那双玉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轻轻地点了点头,便朝着女儿的红唇吻去……

“呜……”

一声清脆销魂的轻吟从林紫眸的琼鼻中传出,她闭上眼睛,、伸出舌头直到母亲的檀口之中,母女二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香津也不断的分泌出来……

“紫儿,妈妈想要,蹂躏妈妈这个不要脸的贱货吧……哦……”

林紫眸把母亲口中的香津吸食干净,刚才的柔情顿时消失不见,而是充满了狰狞的淫笑,她看着林夫人,嘴角带着一丝残虐的笑意,手也用力地抓到了母亲那丰硕的双峰上去了。

看着自己的母亲脸上露出淫邪之色,她怒喝道:“还不起来!贱货!”

她那咬牙切齿的模样,残忍无情的话语,一点都不像是在跟自己的母亲说话。而此刻冷酷的模样更是怎么都无法让人联想到之前那个冷艳的少女。

不过对于女儿的命令,林夫人却立刻听话地执行了。她扭动着纤细的腰肢,晃动着丰满的臀部,爬到了女儿林紫眸的身边。

林紫眸一把将母亲搂到了身边,隔着衣服轻轻抚摸她的乳房,伸出舌头在她的脸上轻轻舔刮。

林夫人一脸陶醉地闭着双眼,享受女儿玩弄乳房的感觉,嘴里发出轻微的呻吟。

而一直躲在墙外的秦天则被眼前的一切给弄傻了,他傻傻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淫乱景象,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对于她来说,同性恋已经是不能接受的事情了,此时却还是一对亲生母女在自己面前演出淫戏。这种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过的事情此时却真真正正地发生了。

林紫眸的舌头伸得长长的,在母亲那堆满脂粉的脸上刮出一道道湿痕。双手在母亲的乳房上抚摸的动作也十分的温柔,似乎是在抚摸婴儿的身体一样小心。眼光里满是欲望的野性光芒。

“妈妈,你可真是一个贱到骨子里的骚货啊。”

被自己的女儿用这样的话侮辱,对于一个喜欢受虐待的母亲来说,哪怕是经历再多次都会具有同样强烈的催情效果。由于激情的作用,林夫人不停地摇晃着自己的脑袋,樱桃小嘴轻轻张开喘着气,望向女儿的目光变得有一点雾蒙蒙的感觉。林紫眸从母亲的表情上判断出她逐渐进入了受虐的状态,嘴角浮现出一丝淫笑。玩弄母亲双乳的手开始逐渐加力,虽然隔着厚厚的衣服,但是她仍然能够感受到母亲双乳所具有的诱人弹性。

“妈妈你这么骚一个贱人,又有这么大的一对乳房和风骚的屁股!我爸居然没有兴趣再玩她了!唉!不过我父亲不能做一个真正的男人也难怪你这贱人现在变得这么淫荡!”

林紫眸说话的时候眼睛盯着母亲的脸。她双手玩弄母亲乳房的力道越来越大,那种感觉好像恨不得将母亲的双手揉烂捏爆一般,林夫人上身的衣服都被她的双手捏搓得皱巴巴的不成形状。可是林夫人却反倒因此表现得更加兴奋。她头微微后仰,倚在女儿的肩膀上;眼睛紧闭着,小嘴张得圆圆的剧烈地喘着气。她的身子软软地靠在女儿的身上,双腿间阴部处的骚痒感觉,刺激得她不断地晃动着双腿,时不时地将两根大腿搅在一起用力夹紧,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抚慰自己阴部的骚痒。而随着大腿扭来晃去的动作,她的膝盖也时曲时直,从而带动身子在女儿身上上上下下磨擦。虽然涂着厚厚的粉,看不出她的脸色,但是从她的骚样上秦天就可以想像出她这时脸色一定是十分的红润。看着母亲那淫荡的样子,林紫眸心中充满了女儿凌辱母亲的不伦兴奋感。

“妈妈,这样搞你,是不是让你觉得很爽?哼,你真是一个无耻的淫妇!你这样对得起我爸爸吗?”

随着骂声,林紫眸蹂躏母亲双乳的动作变得几近疯狂。

她那捏着母亲乳房的手变得越来越大力,最后是咬紧牙关几乎使尽了全身的力气。

这时林夫人似乎有点承受不住女儿粗暴的玩弄了,她的脸上开始出现痛苦的神色,身子也开始使劲挣扎,试图挣脱女儿的怀抱。

林紫眸的双手终于离开了母亲丰满的胸部,转而重重的一掌击打在母亲高耸的臀部上。

“骚货!脱掉你的衣服,让我看一看你是多么淫荡的一个女人!啊!脱!快脱!”

骂声中林紫眸的手掌重重抽在母亲的脸上,林夫人痛得哭出声来:“不要!求求你,不要打妈妈的脸!这样明天早上会被别人发现的!”

“呸!你这种下贱的女人就应该被所有人发现你的践行,让他将你吊死在绞刑架上!少说废话,赶快脱掉你那装面子的衣服,让我看一看你下贱的穿着,让我看看你这个骚货的下面是不是已经流淫水了!”

虽然不知道已经经历过多少次这样的羞辱,但是一想到平日里端庄娴熟的自己此刻却在外人面前被自己的亲生女儿凌辱,林夫人的身子就忍不住兴奋的颤抖。她哭泣着哀求道:“柳儿,不要这样说妈妈!妈妈这就脱下衣服,但是请你不要骂妈妈了!妈妈是没有办法的!”

林紫眸听着母亲动人声音的哀求,心里的残忍欲望更加强烈,用力抓住母亲的发髻摇晃着,她怒斥道:“贱人!没有办法?难道没有男人你就会死吗?贱人!如果不是当初你勾引自己的女儿,我会变成这样吗!”

头发被女儿抓住用力摇晃,使得林夫人的头皮有一种似要撕裂的感觉。可是她的心中却是异样的兴奋,被女儿虐待是这三年来她满足自己火热性欲的最有效方法。

三年前正是林夫人自己忍不住性欲的煎熬,勾引自己刚刚情窦初开的女儿进行了一场母女间的同性恋。而和自己母亲的变态不伦恋情,终于使得年轻的林紫眸无法承受,她的心态逐渐失常并且渐渐迷上了虐待母亲的行为。而林夫人的血液中似乎也含有天生的被虐因素,她很快地也习惯了被女儿淫虐的痛苦快感。

秦天看着眼前这变态的母女淫戏,已经忘掉了自己最初来这里的目的了。现在他的心中只有那种迷上了虐待与被虐待的人才能够体会到的残忍快感。看着眼前的残忍而淫荡的场面,他甚至幻想起在那个黑暗的密室里凌辱自己母亲萧美玲的场面。他甚至开始渴望去代替林紫眸蹂躏端庄贤淑的林夫人了。

火热的激情在秦天的体内燃烧着,身下的分身也早已经硬的有些生疼了,可是他却忍住了心中的欲火,继续看着接下来的好戏……

这时林夫人已经开始缓缓脱下自己的皮裘,秦天惊奇地发现在皮裘之下这位外表端庄的将军夫人居然穿着一件及腰的红色薄皮衣。她那件薄皮衣在胸口的位置开着两个洞,一对丰满的乳房就从这两个洞里挤了出来。当林夫人彻底解开皮裘的所有扣子,将皮裘猛地分开全部脱下的时候时,林夫人的下身出现在了秦天的眼前,那是一种银光闪闪的感觉。秦天定睛一看,原来在林夫人的下体居然穿着一条三角形状的银质贞操裤。这条贞操裤显然是给林夫人量身定做的,因为它穿在林夫人的下身显得那么的合适。它紧紧锢住她的阴部,而将身后面大半个丰满的屁股都露在了外面。那条淫荡贞操裤的锁眼正安置在林夫人的阴部偏下的位置,格外显眼。

哼,没有想到这个外表端庄昨天我还想着自己强奸了她之后会有什么问题的女人居然是这么一个淫妇。秦天心中冷哼着,对于这母女二人的刺激表演看的更加的入神了。恨不能立刻取代林紫眸的位置好好的安慰一下那条骚母狗才好。

林夫人的屁股上已经布满了红色的鞭痕和手掌印,显然都是被女儿玩弄后留下来的痕迹,从这里秦天可以想像得到她的身体经受女儿的残忍玩弄是多么平常的事情,同时也暗恨自己昨夜只知道发泄情欲,居然没有察觉到这点。

不过转而一想这母女二人昨日刚到帝都显然还不敢太多的表现,也就释然了。

林紫眸从母亲身后搂住了她,双手把住母亲裸露在空气中的双乳轻轻玩弄,嘴里道:“贱人!你看你这个样子,如果不给你穿这条贞操裤你是不是会更骚?”

秦天目瞪口呆地看着林夫人下体的贞操裤,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么冷的天气下,会有人能够忍受将这种全金属的东西锢在自己的阴部上的寒冷而恐怖的感觉。林紫眸用手指捏住母亲已经充血硬起的乳头拧了一下,问道:“妈妈,你告诉我,这种裤子穿在身上是什么感觉?”

林夫人轻轻啜泣着道:“不要……妈妈怎么好意思……说出这么丢脸的事情!”

林紫眸捏住母亲乳头的手指突然加力,林夫人一声尖叫,哭得更加厉害了。林紫眸轻轻用手指在贞操裤上隔着母亲肛门的位置用手指弹了一下。”

当”的一声脆响传入耳中。

“妈妈,想不想让我给你脱下它来?这样你那骚穴就可以享受被玩弄的快感了!”

女儿一边抚摸着母亲阴部冰冷的金属贞操裤,一边用言语挑逗着母亲。

“是的!求你……给妈妈脱下来吧!”

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林夫人一下子变得有精神起来。

她知道一旦脱下这条裤子,她的阴道就可以被玩弄,到时候就可以获得真正的满足了。热切的渴望使得她的双腿神经质的抖动,连乳房都跟着轻微的颤动起来。

林紫眸冷笑着,一巴掌拍打在母亲的大腿上。

“骚货,一说要给你脱下这东西你就骚成了这样:把腿叉开,不然怎么给你取下来!”

林夫人连忙听话地叉开双腿站立,目光则投向了在那里看得眼鼓鼓的秦天。眼神满是炫耀的味道,似乎是在说:“来吧,干死我吧,干死我这个常年饥渴的骚屄吧!”

林紫眸掏出一把小钥匙,蹲到母亲的面前,轻轻将钥匙插进了母亲阴部位置的锁孔内。用力一摔钥匙,“喀嚓”一声,那条贞操裤就分成了左右两半掉落到林紫眸手中。而秦天也就第一次看到了林夫人的阴部,阴户上的阴毛已经被刮得干干净净的。秦天忍不住想到:“难道这对母女昨天也有这样的淫行?”

这时林紫眸将母亲脱下的贞操裤拿在手中看了一看,在遮盖母亲阴部的位置她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些夜体的痕迹,显然那些是林夫人所流出来的淫水。

“骚屄,你看你的淫水!唉!真是狗走千里改不了吃屎!给你穿上这条贞操裤你还是这么的下贱!如果不穿真是不知道你要跟多少男人搞事!真是拿你这种贱货没有办法!”

林紫眸辱骂着伸手抓住母亲的阴唇狠狠地扯了一下。林夫人突然扑到女儿的身上,搂住女儿用力的亲吻。

“妈妈是贱人!好女儿,来吧,惩罚妈妈的骚穴吧!妈妈的骚穴已经整整一天没有插入过东西了!”

林紫眸冷笑了一声粗暴地将母亲推倒在地上。而摔倒在地上的林夫人却高高翘起屁股对着自己的女儿,那样子似乎是在请求女儿玩弄她的阴户一样。

林紫眸看着像母狗一样趴在地上的母亲,哈哈大笑着将脚踏到了母亲的屁股上。鞋底的泥土立刻在林夫人的臀部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印迹。

“骚货,是不是骚得不行了?哈哈!如果忍不住了,你就求我啊,我会叫这头母猪给你舔的!”

听到女儿的淫辱之声,林夫人只觉得子宫和阴道中骚得难受,忍不住轻轻呻吟起来。林紫眸没有再理会受煎熬的母亲,转身脱下自己的全部衣服。

秦天忍不住用挑剔目光观察少女的身子。她的身体已经发育得十分成熟,乳房和臀部都已经变得丰满。阴户的形状和颜色看上去十分的诱人、而且看来应该还没有经过太多的玩弄。林紫眸脱光衣服后,裆部居然有一个东西。秦天一看,原来是一条黑色的三角裤,不过在裤裆处却接上了一根棒状物,原本这棒状物是疲软状态的,谁知道只是在林紫眸的几下抚摸之后这棒状物居然直直的硬了起来,就如同男子的阴茎一般高高的竖起来,狰狞之态毕现无疑。

穿上这条裤子,林紫眸向仍然趴在地上用火热的眼光注视着她的行动的母亲身边。内裤上高高耸立的阴茎,随着地的走动一晃一晃的,似乎在向母亲炫耀奢淫威一般。

林紫眸欣赏着母亲痛苦的模样,兴奋地挺动着下体,嘴里骂道:“贱货!现在是不是感觉爽了?嗯?说话啊!贱人!爽不爽?”

抓住母亲散乱的头发用力拉扯,林紫眸那美丽的脸上现在却满是残忍的笑容。两根青筋浮起在她的太阳穴上,咬牙切齿的模样似乎摧残的不是自己的母亲,而不是一个毫不相干的妓女似的。秦天痴痴地看着眼前这女儿残忍玩弄母亲的场面,他的心一阵颤抖。因为他知道他那心爱的母亲和自己父亲之间这样的玩弄只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之。看着眼前这淫乱的场面,他已经觉得自己快要忍受不住那种变态性欲的刺激,他无法想像自己亲眼见到父亲凌辱母亲那端庄圣女的场面时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

粗暴插弄母亲阴道的林紫眸忽然朝着秦天痴痴望着她们出神的方向露出得意的一笑,这让一直兴奋不已的秦天吓了一跳,难道这个女人发现我了?不过他见林紫眸并没有什么动作而是一手用力拉扯母亲的秀发,另一手连续地用重重的巴掌击打在母亲的屁股上,这才放心袭来。

林夫人的屁股上本来就有很多旧的淤血痕迹,这时在女儿连续的击打下更是变成了跟猴子屁股一样通红。不过屁上火辣辣的感觉,却更能够满足她受虐的欲望。每当女儿的手掌击打在她的屁股上,她就会轻轻地哼一声,同时用力摇动自己的屁股。

虽然天气微凉,自己还赤裸着身子,可是林夫人的头上却经是汗水淋淋。顺着脸颊流下的汗珠将她那堆满粉的脸搞得是一团滑腻。

“贱人,爬过去!快!爬过去舔女儿的阳物,哈哈,你这个骚货,居然为了满足自己的淫欲花大价钱埋到了暗精灵那些肮脏的家伙所造出来的中品上介魔法道具,哼,果然是一个骚屄啊!”

林紫眸看着母亲已经有点忍受不了,拚命将自己的屁股和大腿扭动用来止痒的淫荡模样,得意地命令母亲。

林夫人在女儿地催促下,像一条母狗般在地上慢慢向女儿爬了过去。秦天看着远处朝自己这边爬过来的母女二人,心里十分紧张,难道这个冷美人想要和我一起进行这场激动人心的游戏?他的心跳急剧加速,下体越发的膨胀了起来。林夫人辛辛苦苦地爬到了女儿胯下,便主动仰起头将脸贴到了她的阴部处。

这时这条魔法道具上已经满是她自己淫水的体臭味道,尤其是阴部的位置,累积下来汗水、淫水、尿液等等臭味混和在一起更是难闻。所以当林夫人的脸贴上去的时候,扑鼻而来的便是一股让她无法忍受的骚臭味。她几乎当场给这恶心的味道弄得吐了出来,作呕欲吐的她忙不迭地将脸移开。

林紫眸看着母亲的狼狈样惊奇问道:“怎么?妈妈,这里有这么臭吗?”

林紫眸心里自然明白自己身上这件皮衣穿了这么久之后的臭味有多重,因为林夫人的淫水特别的多,而且每次淫亵玩之后林紫眸则故意不去清洗这条魔法道具,常年的累积之下,魔法道具自然会发出难闻的臊臭之味。

林夫人听了她的话,红着脸嗫嚅道:“这个……没……没有啊!只是……只是……”想到这浓烈的骚臭味居然都是发自自己的淫荡的身体,她的的身子一阵,一股骚痒从她的外阴一直痒到了她的子宫骚穴内。

说到后来她自己都很不好意思了,渐渐声音变得微不可闻。

林紫眸哈哈大笑着从母亲阴道中抽出了阴茎,走到她的后面突然伸手一把抓住她的阴部用力捏了起来,嘴里辱骂道:“贱人,下面居然这么潮湿了!真是肮脏的母猪!告诉我,你是不是想要秦家的那个大少爷强奸你这个骚母猪?让他的大肉棒狠狠地送进你的骚屄里,每一次抽动都带着很多淫水从你那粉嫩的膣肉上流出来?”

林夫人骚痒的阴部被林紫眸捏住玩弄,开始的时候还觉得有点舒服,因为骚痒的感觉逐渐消失了。可是慢慢地她就发现有点不对了,林紫眸捏弄她阴部的力道越来越大,丝毫没有收敛的趋势。林夫人的阴部渐渐感到有点疼痛,她惊恐地晃动着身子,向林紫眸哀求道:“紫儿,不要啊!妈妈好怕哦!呜呜……痛啊!真的好痛啊!……呜呜……”

终于抵受不住阴部的疼痛,林夫人啜泣着哀求残忍的女儿的同情。

林紫眸握住她阴部的手由单纯的用力程开始变为在阴户上搓动的时候,林夫人感觉自己阴部的阴毛似乎都要被搓掉了,大声哀求着眼前残忍的女人,痛苦的眼泪夺眶而出。

林紫眸用力一把抓住母亲的头发,将她的脸拉到自己的脚边,然后狠力一把按上去。

“贱人!快点给我舔脚丫子。”

下命令的时候,林紫眸还狠狠地在母亲的屁股上打了两下,痛得她龇牙咧嘴。

在女儿的强逼下,林夫人硬着头皮将嘴贴到了女儿的脚上。

林夫人双手抱住女儿的玉足,细心地舔了起来,甚至还用手将女儿脚上的玉趾给分开来舔舐着脚趾之间的缝隙。陶醉在受凌辱的快感中,她满足地露出了淫贱地微笑。

秦天之前从没有经历过类似的事情,虽然前一段时间母亲玩过这样的游戏,但是那毕竟是在半梦半醒之间,根本不能够清楚的体会到其中的乐趣,跟现在两个刚刚认识的同性在一起搞这种事情的性质又是完全的不一样。而在今天之前,秦天在母亲的调教下对于虐待虽然还没有到那种狂爱的状态,但是心中那另类的刺激还是让他十分的激动,但是对于虐待别人却从来没有什么兴趣,甚至想都不愿意去多想。

可是此刻看着趴在自己女儿胯下舔弄自己女儿脚趾还露出一脸满足淫像的美丽少妇,再想起白天见到她时那种高贵优雅的气质,秦天突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变态感觉,觉得让这个女人舔自己的屁眼是羞辱她的绝佳方法。

而亲眼目睹一个女人从高贵到下践的转变所带来的鲜明对比,也使得他突然明白了母亲被虐待的时候所体会到的快感。将一个表面上高不可攀的美艳女人,通过种种手段,调教为听话的性奴隶,再用自己所能够想出来的种种办法对之施以羞辱,这是一种多么诱人的感觉啊。

突然明白了性虐待和被虐待的真谛,秦天看着胯下胀鼓鼓地小老弟,突然也有了一种尝试去凌辱那位在自己女儿这个胯下寻找快女人的冲动。

想像着将来有一天自己母亲这两天对自己的态度转变已经两人之间发生的事情,秦天突然对于这件事情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期盼,他恨不得立刻就回到自己母亲的房间内,再次好好的享受一下母亲那诱人的身体。

林紫眸看着陶醉地扭动着屁股的母亲脸上磨动的骚样,笑着道:“哎呀!你这个骚货还身是不要脸啊!嘿嘿!就这样几下你就骚起来了!好啊!今天本小姐就让你爽一把!”

林紫眸将脸凑到母亲的脑边,伸舌头在她的耳垂上轻轻舔刮,不时用嘴含住她的耳垂吃吃发笑,双手则捏住她的乳房用力拧着。而林夫人那被同性玩弄的肉体,这时似乎也因为受不了这样的刺激而颤抖得愈益厉害。

只是一转眼的功夫,林紫眸的手中便出现了一把剪刀,没有想到她把剪刀这种东西放在自己的储物戒指中。林紫眸在母亲的皮衣双乳的位置剪出两个洞,两个丰满的乳房正好便从洞里露了出来。看着母亲乳头上那光闪闪的乳环,林紫眸一边用手指狠狠弹动她的乳头,一边格格娇笑着道:“娘,你说要是弄两个真的乳环该有多好啊?”

林夫人羞红着脸将头掉了开去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虽然身体已经有了强烈迫切的渴望,但是此刻这一抹小女儿的娇羞反而让林紫眸感到一种身为男子的强烈变态的快感。

林紫眸见母亲不肯回答自己的问题,嘴角的笑容不由变得冷酷起来。她伸手捏住林夫人的乳环突然残忍地用力一拉,看着母亲因为吃痛而倒吸一口冷气的样子,轻轻笑道:“这个东西戴着真的有那么爽吗?嘻嘻!妈妈,要不要在你的骚屄上也带上两个呢?”

林夫人被女儿弄的吃痛,没有说话。只是鼻子里面轻轻地哼了两声,似乎是在表示同意女儿的说法。

“真是贱!你想要,我偏不给你!”

林紫眸骂着在母亲屁股上又重重地踢了一脚,然后她猛然转身抬头朝着秦天所在的方向看去,冷哼道:“秦少爷,想必你也看够了吧?、我可是要和我娘亲一起回房间去舒服咯。”

秦天正在想心思,被林紫眸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不过既然被发现了,他也就不想躲躲藏藏的了,阔步走到了这一对淫荡的母女身边。

林夫人此刻脑中早就空白一片了,她没有想到自己和女儿之间发生的这种不伦的关系居然被人看到了,而且还是秦家的少爷,自己未来的女婿。一股强烈的羞意居然让她感觉到一股剧烈到能够让她颤抖的快感。

秦天走到两女身边,看着林夫人,捧起她的一个乳房轻轻掂了两下笑道:“岳母大人,你的乳房还真是够大啊!呵呵!满重的!”

“你……你想做什么?紫儿……他……”林夫人一脸娇羞地抬头看着秦天,一脸哀求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希望她能够帮帮自己。

秦天这时候才不会轻易放弃这么一个好机会,那只大手不多时就开始抚摩起来,抚摩着岳母林夫人那肥美多汁的粉胯,摩挲着那两块阴瓣,拨弄着上面茂密的黑森林,黑森林沾湿着刚才的春水稠汁,抚摩起来滑而腻,即使在外围,秦天亦能感受到这个高贵岳母花田蜜道那滚烫的温度,火热粘滑的蜜汁潺潺而流,可见这花田有多肥沃,厚而嫩的阴瓣抚摩起来粉腻温润,偶尔探指沿着沟缝处抚摩,只觉那嫩而烫手的感觉让自己心都跟着烫了起来,下面的庞然大物没有因为小紫眸的抚摩套弄而安宁下来,反而是越发的高涨,突突直跳,林紫眸羞怩的握紧,要不然都无法套弄了,她怎么都想不到,她出生的良田蜜道才是秦天庞然大物暴动一番的原因。

林夫人咬着下唇睨了一眼秦天,在用眼角余光观察一下女儿,见她只是一脸冷漠滴看着没有任何的言语,她知道,女儿是想要看着自己被她未来的丈夫淫辱,这种屈辱的感觉让她的骚穴一阵瘙痒,一股股潺潺地流水顺着她的阴道流了出来。

她松一口气的同时更是羞愧难言,默默的承受着秦天的放肆,玉手越扯秦天的手就越进一分,秦天把中指促不及防的插进她那肥沃多汁、水嫩幽深的花田蜜道时,林夫人的呼吸几乎停止了,那只玉手几乎撑不住臻首,轻轻颤栗着……

秦天只觉得自己的中指被岳母大人花田蜜道的两边嫩肉强烈的摩擦,让秦天的手指有一种九曲十八弯的感觉,插入了大半截中指之后就再也插不进去了,秦天疑惑非常,尝试着往深处戳了几下,可岳母的肥美花田似乎就这么浅而已,秦天怎么捣弄都无法再把手指深入进去了。

秦天自然不信美妇人妻人母林夫人这个自己的准岳母那可以养育出紫眸的肥沃花田会如此浅,可中指才插一大半进去而已,接着就是戳不进去了,这到底怎么一回事,“阿姨,怎么这么浅呢?”

林夫人嘤咛一声娇躯轻颤,却就是不回答秦天的话。事实上她羞到了极点,又怎么会回答秦天这样的问题呢!

秦天也知道自己是白问了,却坏坏的朝着林紫眸道,“娘子岳母,你们看这在院中不免会隔墙有耳,能否一起进入房间内研究一下,怎么样?”

虽然不能把中指全部插进去,但秦天的手指却没停下来,而是在那肥沃的花田四周轻刮慢磨,抠挖扣弄,用手指去感受着岳母大人的花田嫩肉的细腻与火热。

林夫人被秦天深入的手指弄得娇躯一阵一阵的轻颤,强忍着羞人的骚痒和渴求,还有那几乎要冲出喉咙的呻吟,粉胯依然死死紧夹,花田蜜道依旧不引导秦天的手指深入,重重的皱肉阻挡着秦天的手指,林夫人知道,自己不配合的话,第一次侵犯自己的男人一定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而‘老马识途’比如她丈夫那样的人就不再需要她引导了。

“阿姨,都踏了一只脚进屋了,你就把我迎接入屋嘛!”

秦天依然一语双关的诱导着。

“像、像你这样的小坏蛋,我、我恨不得赶你出屋,才不会让你进来!”

林夫人急促的呼吸让她说话都不太利索。

秦天知道自己这个岳母的花田结构有些特殊,一时间找不到突破口,这九曲十八弯的,多弄几次的话一定能弄进去的,这次就算了,干脆用插进去的那一大半中指捣这消魂洞……

林夫人很是不堪,秦天的手能感觉到林夫人两腿上的肌肉突突直跳,花田蜜道里春水潺潺而流……

“阿姨,你怎么啦?”

秦天犹自在作恶着。他也瞧见了一边林紫眸那狂热的眼神,没有想到这个自己这个未来娘子还有着这样的特殊嗜好,随即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拉过一旁的林紫眸,把他的纤纤玉手放在了自己的胯下。

“你、你个坏蛋清楚的!”

林夫人恨恨的剜着秦天,既妩媚又羞愧,似怨似恨间娇羞的容颜更添迷人的味道。

秦天把中指深插进去,大半个手指淹没在那‘水深火热’之中,虽然不得门道再深进,却不停的戳着岳母的花田嫩肉……

“喔……”

林夫人整个人酸麻酸醉,软绵绵的趴到了地上,气急吁吁的喘着,那对高耸的玉女峰随着呼吸一颤一颤的起伏着,秦天从侧面看去正好能望到那粉红色的肚兜露出了一角来,而趴下来后林夫人这个准岳母背后的衣服遮挡不足,粉背下面露了出来,那肌肤白皙盈润,耀眼夺目,秦天垂涎欲滴。

秦天的手指放肆的在岳母的花田蜜道里抠、挖、抽、磨、刮、弄,频率越来越快,美妇人妻人母的林夫人被秦天这个未来的女婿弄得浑身颤栗,气喘气吁。

秦天也被林紫眸卖力的套弄搞得欲仙欲死,最重要的是能当着她的面享受如此香艳的美事,刺激和禁忌让秦天迷陷,欲罢不能,从此陷入禁忌的旋涡中……

林夫人更是不堪,羞急又紧张,刺激又愧疚,羞愤又夹带着酸麻的极度快感,几番交织的情绪和心态让她很快就达到了极限……咬着银牙浑身大颤,就仿佛她粉胯处汹涌喷射的花蜜一般,嗤嗤声射满秦天整个手掌。

秦天被卖力的林紫眸弄得一颤一颤的,积累这么久的快感忽然全数爆发,爆炸性的涌上大脑,秦天再也忍不住,低哼一声庞然大物劲射‘白血’,一股股嗤嗤声射出去,就仿佛在为林夫人粉胯处那肥嫩多汁的‘小妹妹’伴奏一般……

三人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一些的表情,却又表现得仿佛什么事都没有一样,林紫眸抬起头来,粉嫩的脸蛋儿潮红欲滴,底下一只柔嫩玉手在秦天的袍子上‘恼怒’的拭擦着,上面沾了秦天射出来的很多‘白血’。

林夫人柔弱无力的坐直身子,狠狠的剜了一眼秦天,却带着高潮后的无限妩媚与慵懒风情,脸蛋上娇艳欲滴,不比她女儿好多少。

此刻母女二人都有些心虚林紫眸虽然和母亲在一起的时候表现的十分奔放,不过她毕竟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她更没有想到的是秦天居然敢居然大胆的亵渎自己,当时她自己好像被冲昏了头脑似的,她哪里知道秦天早就已经在朝他走过来的时候释放了淫术里最浅显的一个小术法——迷魂咒,此咒只需要对方双眼凝视施咒者的眼睛就可以完成。

不过林夫人比林紫眸更心虚,毕竟刚才把自己搞高潮的人是女儿未来的丈夫,也是自己的女婿,这让她情何以堪,也就无法发现她女儿其实也好不到哪去。

秦天缓缓把那沾满了岳母肥沃花田里分泌出来的花蜜的手抽了出来,林夫人又是一颤,差点再一次软倒下去,待见到秦天把那沾满了自己那羞人的液体的手扬到桌面上时,她恨不得自己立刻死去,也不要面对那羞人的情景。

只见秦天整只手都湿透了,抬着的时候那粘稠的液体一滴一滴的滴落在餐桌上,糜烂而香艳,秦天露出邪邪的笑,坏坏的。

林紫眸不解地看着秦天。

林紫眸的话让林夫人更是无地自容,秦天却邪魅的笑道,“刚才你娘说酿造了些好喝的东西,她不小心弄了出来,打湿了我的手,粘粘的,应该很好吃的,给你尝尝!”

“坏蛋……小天你……”

林夫人真的想掐死了秦天然后自己再羞死算了。

“难道阿姨你想尝尝?”

林夫人嘤咛一声顿时没了语言,只见她娇躯在轻轻颤抖,羞怩不堪。

秦天带着坏坏的微笑把那湿淋淋的手伸到林夫人的女儿林紫眸面前,邪邪的道,“紫眸,你尝尝,味道可能真的不错哦!”

林紫眸望了一眼秦天,迟疑片刻,便张开那容润润的小嘴儿,就要舔吸一下,林夫人羞急的喊道,“不要……”

“怎么啦娘?”

林紫眸停下动作,不解的望了一眼她母亲,却没舔吸到秦天手上那些花蜜,只有秦天知道,此刻的林紫眸的神志已经被他所迷惑。

面对女儿那不解的延伸,林夫人当真羞羞愧难言,支支吾吾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忽然间呼吸一窒,只觉浑身臊热,几欲晕过去算了,因为她看到了秦天正舔吸着手上的花蜜,那正是她高潮时那肥美多汁的花田蜜道射出来的花蜜,这教她这么一个贤妻良母、贤良淑德的高贵夫人如何不羞?此刻淫欲一去,这位林夫人的心态也很快的转变成为一个贤淑的贵妇。

“天哥哥,真的好吃吗?”

林紫眸显然无法体会她娘的心情,见秦天在舔吸着手上的晶莹液体,她也蠢蠢欲试。

“你尝一下不就知道了!”

秦天把手伸过去。

林紫眸不疑有他,把秦天那深入过她母亲花田蜜穴里的中指含进她那火热潮湿的小嘴里,那灵巧的小柔舌舔弄着秦天的手指,让秦天的心都骚了起来。

林夫人只觉得面如火烧,心若狂潮,望着秦天的中指在女儿那红润润的小觜儿里吞吞吐吐,就仿佛这中指刚才在自己的下面花田蜜道里进进出出一般,下面的花田道口处又潺潺出水了……

林紫眸舔吸了几口,见没什么味道便没了兴趣,吐着小柔舌嘟囔道,“没什么味道啊,淡淡的,哪是什么花蜜,天哥哥骗我的!”

林紫眸其实经验不丰富,而且不会把那事往母亲的身上想,要不然她是可以发现秦天手指沾的这些晶莹粘稠的液体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林夫人看着女儿,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冷漠的女儿居然会变成这样,心中虽有疑惑,不过疑虑很快被秦天的话给打断了。

“阿姨,紫眸说不甜喔,要不然你再弄些出来,或许新鲜的会甜一些!”

秦天对着林夫人坏坏的笑着。

“娘,你是从那里弄这些没味的东西出来的,一点都不好吃!”

林紫眸嘟囔道。

林夫人慌慌张张的要站起身来,却才站起来便觉得双腿泛力,酸麻柔软,一个踉跄就要跌坐下来,秦天忙站起身来抱住她,那双大手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没意的箍住了林夫人那对高耸隆圆的玉女峰,只觉滚圆柔软,十分舒服。

敏感的双峰被秦天双手按住,林夫人嘤咛一声无力的依偎在秦天怀里,背贴着秦天的胸膛,双峰落入了秦天的双手里。

最让林夫人羞赧的是,秦天昨晚戳到自己屁股沟里去的大家伙此时亦顶在自己的股沟处,火热而庞大,林夫人呼吸为之一窒,挣扎着要站回身来。

林夫人红着脸,恨恨的瞪了几眼秦天,心虚的对女儿道,“紫眸,娘去洗一下手,你和小……小天吃饱了的话就出去走走,娘收拾就行了!”

“我陪阿姨你去吧,我也想洗一下手!”

秦天狼子野心表露无遗。

林夫人自然知道秦天的心思,更清楚的知道,如果不是顾忌到这里是露天的,自己早就被这小坏蛋给占有了,她又哪敢让秦天跟着,只见林夫人附在秦天的耳边小声‘警告’道,“小坏蛋,你再敢像刚才那样欺负阿姨的话,我,我就不活了!”

见此,秦天也不想逼得太紧,只好松开了走让她离开。

林夫人趁秦天走神的时候迈着酸软无力的碎步快速的逃离,秦天见林夫人丰腴婀娜的身子离去,从后面望去只见高贵美艳的岳母林夫人那肥臀上的裙子湿了一大块,秦天望着就‘火’起,正打算不顾那么多跟上去要了她再说,这时候林紫眸却喊了一声,“天哥哥,我也随我娘去洗一下手!”

说到最后林紫眸的那粉嫩嫩的脸蛋儿红扑扑的,显然是想起秦天刚才射了她一手的乳白精液让她难堪和羞怩。

秦天现在欲火正是高涨,见紫眸那娇嫩的脸蛋儿红扑扑的,艳丽清甜,娇媚可人,恨不得就地把她正法。听她这么一说,反而觉得自己的胯下也是粘粘的,又觉得岳母林夫人走开了正是自己下手的好机会,不由得心痒痒的,拉着她的手道,“好紫眸,先别急着洗手,带天哥哥去看看你的房间,好不好!”

紫眸不疑有他,带着秦天朝她们母女二人在秦家的别院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