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51全本小说 > 言情小说 > 幸孕宠婚 > 目录 >

第443章大结局二

幸孕宠婚第443章大结局二

小说:幸孕宠婚 作者:暖语 字数:4229 更新时间:

这些日子以来,齐念想过很多次和自己上床男人的模样。

他或许是个丑陋的大叔,也或许是个英俊的陌生人,但不管哪一样,她都无法接受。

可齐念没想到,可自己翻滚在一起的男人竟然是顾晨。

“念念?”

耳边传来了顾晨磁性好听的嗓音。

齐念不敢置信的又认真看了几眼照片,然后望向了顾晨,捏着照片的手指紧紧的卷缩在了一起。

“怎么了?照片有什么问题么?”

伴随着他问题的落下,齐念的泪水直流。

顾晨吓了一跳,他捏紧了齐念的胳膊,俊朗的脸着急的皱成了一团。

“你到底发生了什么,能不能跟我说,你总是这样,把所有的事情都藏在自己的肚子里,根本就不给别人任何沟通的机会,只知道逃避!”

顾晨气结,“齐念,你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了!”

在他捏着自己的肩膀摇晃中,齐念将照片递到了顾晨的面前。

“这个,我十八岁成人礼第二天是在一家酒店中醒过来的,那晚跟我在一起的男人是不是你?”

顾晨震撼的看着她,他没想到齐念竟然会茫然不知的逼问他这种问题。

莫非——

顾晨惊讶的问她,“那晚你没有任何的印象?”

齐念用力的点头,“是,我苏醒过来,只记得我在一家酒店,浑身酸痛,床单是血,我没看到任何男人的踪影,我当时太害怕了,没敢等就直接跑了!”

现在想想,她都快要后悔死了,如果她在那家酒店多等一会儿,会不会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乌龙。

“晨哥哥,那晚的男人是你对不对?”

“笨蛋!”顾晨用手敲了敲她的脑袋,“当然是我!我怎么可能让别的男人碰你!”

“可是……可是你当时在警局。”

“我逃出来了。”顾晨的手掌捧起了齐念冰冷的脸蛋,周围寒气逼人,可她们对视彼此的眼神炙热,“那是你人生最重要的一天,就算下一秒是绝路,我都会闯到你的身边。”

几句话,便让齐念的泪水再次汹涌落下,她的唇掰剧烈的颤抖。

长久以来积压在她胸口的大石头终于被移开。

她像是重获新生了一样,浑身舒坦。

顾晨吻着她沾满水珠的睫毛,爱怜的说,“念念,我爱你。”

她激动的抬起了头来,双手抱住了顾晨的脖颈,吻上了顾晨的薄唇。

原来兜兜转转一直都是你。

心迹表达完,接着他们就要面对冷冻室了。

好在,顾晨在来寻找齐念的时候留了一手,他告诉过季霆,如果一个小时后他没出来,便带人来解救。

顾晨抱着齐念坐在角落里,如安琪说的那样,气温越来越低,二人卷缩在一起,发丝和睫毛都落上了一层冰霜。

顾晨是个男人体力旺盛,他还能撑住,可齐念是女人,她已经冻得快要睁不开眼睛。

顾晨不停的给齐念讲着话,试图分散她的注意力。

但在外一个小时很快就会度过,可是在这种越来越恶劣的环境下,每一分钟都仿佛沉浸在地狱里,随时就会夺去他们的生命!

顾晨早已经将自己身上唯一一件保暖大衣给齐念披上,可是都无法缓和她身体的温度。

“齐念,你不许睡!听见了没有!”顾晨霸道的命令她。

齐念脸颊都被冻僵了,却牵强的扯了扯唇角笑,“晨哥哥,恐……恐怕我坚持不到和你一起出去了……”

“闭嘴!你说什么胡话!”顾晨歇斯底里的吼,眼眶却越来越红。

“晨哥哥,你别担心我,我其实一点也不……不痛苦,因为有你……在我的身边,不管是生是死我都觉得幸福。”

“笨蛋!”顾晨低下头来,脑袋埋在了她的胸口,泪水流了下来。

这一时刻,他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做无能为力和痛彻心扉。

齐念抬起手来摸向了顾晨的脑袋,已经没有力气大幅度的移动,只能轻轻拍着他的脑袋,像是在安慰。

“晨哥哥,别为我难过,我依然很感谢,感谢上天将你派到我的身边,感谢你前世跨过了沧海桑田,时过境迁依旧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说完,齐念便再也撑不住的昏睡了过去。

顾晨身躯一震,用力的摇晃着齐念的身体,双眼猩红,歇斯底里的呐喊着她的名字。

直到冷冻室传来了一道接着一道的砸门声音,顾晨这才停止了自己的行为。

但这个时候的他人也被冻僵了,毕竟他将自己所有的衣服都给齐念穿了,就算是铁人也经不过这种折磨。

他的嘴唇惨白,无力的趴在齐念的身体上,可那紧紧握着齐念掌心的手没松懈过。

“砰!”的一声巨响。

冷冻室的大门被踹开,门外季霆已经带着手下闯了进来。

在看到卷缩到角落里的顾晨和齐念时,他不敢相信的大喊,“先生,齐小姐!”

顾晨还未来得及开口,双眼一阖,昏迷了过去。

顾晨将齐念压在了身下,又用自己的衣服将她保护住。其实受伤最重的是他,浑身都是裂开了冰伤。

可令所有人都为之感动的是,赶过来的医生等人将顾晨和齐念弄出冷冻室。

他们想要分开他们交织在一起的手的时候,他们的手仿佛黏在了一起一样,怎么都分不开。

……

一个月后

豪华vip病房传来了齐念的叫嚷声音,“洛伯母,我不想吃这个猪汤,我吃的都快要吐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念念,这个猪肉汤对你的身体很补的,医生说不能断,你在坚持几天,几天后我们就出院了。”洛云烟悦耳的声音哄着她。

“我现在已经强壮的跟牛一样,不信,你自己看!”

“刺啦——”

齐念还试图跟洛云烟商量,对面的窗帘便被拉开,穿着病房服的顾晨出现在她们的眼前。

他沉着脸色,从穿上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朝着齐念逼近。

洛云烟吐了吐舌头,连忙将猪肉汤递到了儿子的手里,“诺,念念丫头,治你的人来喽!”

说完,洛云烟便识趣的不再打扰他们两个人,转身离开了病房。

齐念拉起了病服领子,挡住了自己半张脸,心虚不敢去看顾晨。

顾晨在她床边坐下,一把拉开她的衣领,长臂用力一揽,便将她拉进了怀抱里。

顾晨的身上有淡淡的药香,齐念是不喜欢这股味道的,可是出自顾晨的身上她觉得好闻极了。

“你身上的伤口没事吗?”齐念关切的询问,刚才她跌在他胸膛上那么重。

“我没事。”顾晨霸道的揽紧了她要乱动的身体,“喝掉它。”

“好啦,我听你的。”齐念迷恋的看着他,乖乖的待在顾晨的身边,张开了嘴巴任由着顾晨喂着猪肉汤。

油腻腻的汤在顾晨细心的喂下,竟变得比平时好喝很多倍。

猪肉汤喂完,顾晨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陈警官。”

顾晨凝重的交代,陈警官那边的势力一直都在美国寻找安琪,这次打来电话肯定也跟安琪有关。

“快接。”齐念连忙催促。

顾晨点了点头,伸手划过了接听键。

他按了免提,还未等他开口,手机那边便出来陈警官爽朗的笑声,“晨小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的人已经在地下赌场逮捕到安琪了!”

“真的啊!”

闻言,齐念高兴的从床上了蹦了起来,“太好了,坏人终于有恶报了。”

她激动的一揽顾晨的脖子,用力的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

顾晨同样也眉开眼笑了起来,他对着手机感激的说,“陈警官,这次辛苦你了。”

“可别这么说,抓坏人本来就是我的职责,倒是你在这次案件中立下了大功,我们警局的人都在给你做一面红旗呢!”

“谢谢陈警官。”

“别客气,哎,我刚才听到了女人的声音,是你的老婆吧?”

(陈警官还记得当初顾晨给他介绍的时候,是用老婆自称的。)

顾晨温柔的望着齐念,话还未开口,齐念便捧着脸,害羞的回道,“才不是,我还没有嫁给晨哥哥呢,我不是晨哥哥的老婆!”

某人的脸瞬间黑了下来。

陈警官嘲笑出声来,“原来是晨小子一厢情愿啊,晨小子你可要抓紧一点啊,现在好女孩可不多喽,遇到一个就牢牢守住!”

顾晨望向了捂着脸的齐念,伴随着陈警官的话,他的目光也若有所思。

……

又住了一个星期,齐念和顾晨身体恢复了过来,便出了院。

一大早,齐念醒来的时候都没有看到顾晨的人影,收拾完衣服也没有见到顾晨出现。

今天是齐晟在百忙之中亲自来接齐念出院,齐念高兴坏了,不停的拉着齐晟撒娇。

齐晟摸了摸女儿脸上还未完全淡化的冻伤疤,心疼的说,“念念宝贝,难为你了,爸爸保证,以后你再也不会出任何意外了。”

“谢谢爸爸。”齐念仰头微笑,她瞄了一眼病房门口,询问道,“晨哥哥呢?他怎么没跟您一起过来?”

齐晟敲了敲女儿的脑袋,“顾晨!顾晨!满脑子都是他,真是女大不中留。”

齐念无辜的噘着嘴,“才没有呢!”

齐晟宠溺一笑,捏了捏她的鼻子,“爸爸现在就带着你去找顾晨。”

去找顾晨?

为什么要去找他?

齐念好奇的睁大了眼睛,齐晟带着她来到了后花园里。

后花园里风景优美,人也很多,一路上,不管齐念怎么走,都会收到各种人给她递玫瑰花。

很快,她手中的玫瑰花便已经积蓄的捧不住了。

而齐晟已经带着她来到了一个凉亭中,凉亭被精心布置过,周围都挂满了各种的气球。

齐念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

站在凉亭的一端,齐晟慈爱的拍了拍她的手,便转身离开。

只留下齐念一个人不明所以的站在原地,张望着四周。

“齐念!”

就在这时,一道磁性的男音响起。

只瞧见不远处凉亭的另外一端,穿着白色西装的顾晨优雅的朝着她走了过来。

他就像是一位白马王子,缓缓走到她的身边,接应着她。

大概离齐念五厘米的方向,顾晨单膝跪在了地上。

齐念惊呼了一声,端起了玫瑰花,挡住自己合不拢的嘴唇。

附近的人群看到这边的热闹,都纷纷赶了过来看热闹。

顾晨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盒子,打开,一枚耀眼的钻戒出现在齐念的眼前。

“念念,嫁给我!”

顾晨的目光炙热,语气诚恳。

齐念已经激动的说不出来话,捂住了嘴巴,喜悦的泪水布满了整个面颊。

周围的人群都在起哄,“嫁给他!嫁给他!”

齐念下意识的望向了齐晟的方向,只瞧见他的身边还站着顾冷泽和洛云烟,他们高兴的鼓着掌。

这一幕,曾经无数次出现在她的梦中,而今天却得以成为了现实。

齐念缓缓对顾晨伸出手来。

顾晨帮她戴上了钻戒,在她的手指上轻轻一吻,“余生请多指教,顾太太。”

齐念笑容比那阳光都要灿烂,“顾先生,多指教。”

小番外

三年后的某一天情人节,在顾晨卖力的播种下,齐念怀孕了。

齐晟,顾冷泽,洛云烟,顾暖,顾晨在沙发上围成了一个圈坐好,齐刷刷的盯着齐念看。

像被当成猴子一样观赏,齐念不自在的抠着手指。

洛云烟绷不住大笑出声,“我的好儿媳妇你可真给力,我看隔壁家老王他媳妇还怎么嘲笑我!”

“……”

顾暖贴近了齐念,轻轻的摸着齐念的肚子,“这里有一个小生命了,好神奇啊,不知道是女孩还是男孩。”

齐晟冷哼了一声,“当然是女孩了,像我们家念念多体贴!”

顾冷泽双手环胸,保持着温和的笑容,“我倒觉得是男孩,不过只要不像她姥爷那样蛮横不讲道理,就可以了。”

“顾冷泽!”齐晟愠怒的瞪了一眼他,“你一天不跟我作对就会死是吧!”

顾冷泽耸了耸肩膀,“恰恰相反,我活的很滋润。”

“来老婆,亲一个。”

他朝着洛云烟仰了仰头,索要吻。

“老不正经!”齐晟气的不停的骂他。

齐念忍不住捂嘴失笑,她轻柔的摸了摸顾晨的俊脸,询问道,“晨哥哥,你希望是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

他没有任何丝毫的回答。

“为什么?”齐念心里有些郁闷,听说男人一般都喜欢男孩可以继承家业,某非晨哥哥也是?

顾晨似乎看出她内心所想的,低头蹭了蹭她的鼻尖,目光柔情,“因为生男孩儿可以保护你。”

“念念,这一生我不知道能保护你多久,但只要我有,全天下都可以是你的,而你只能是我的。”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