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是一种生活的艺术

2015-07-10 51阅读散文

慢是一种生活的艺术:几周前,我收到了朋友寄来的《慢生活慢美好》一书,看到书名便觉这似为我这等“懒人”量身打造的书。

慢是一种生活的艺术

慢是一种生活的艺术

近一年以来,我似乎不自觉地放缓了生活的节奏,由于整个人被朝九晚七的工作斫丧得七零八落,生活早已失却了往日的完整性和一体感。不仅如此,一种巨大的无意义感经常向我袭来:如果生活只能围绕着工作转,而工作围绕着赚钱转,赚钱又围绕着效率转,我们好不容易来地球一趟的生命意义又在哪里?离职后,虽然亦有赋闲所引起的恐慌,但我还是顺着本性过起了优哉游哉的生活,生活的重心回归其自身,无论吃饭、睡觉、运动、阅读、写作、社交,无不恢复往日那带给人的充实之感,这时竟发起梦来,希望日子永远如此缓慢、悠闲下去。

几周前,我收到了朋友寄来的《慢生活慢美好》一书,看到书名便觉这似为我这等“懒人”量身打造的书。拆开包装,将此书捧在手上查看,“绿色家园”主题的封面忽然将一股安详悠然之感吹进我的心田。

此书作者辻信一是日本著名的文化人类学学者,他长期以来一直倡导“慢生活”,并亲自成立“懒人俱乐部”来守护一种慵懒的生活方式,可以说他就是一个慢哲学的身体力行者。此书以有趣的口吻和警觉的批判精神反思了以“快”为象征的现代文化以及现代社会给人类生活与环境带来的种种负面影响。可以说,它是一本从发展速度、生活节奏的角度出发,从人们的衣食住行等各方面来反思现代性的佳作。

辻信一认为现代社会所展现的巨大危机,包括环境危机、贪得无厌的权利欲和物欲、伦理的堕落、毒品的蔓延、犯罪的增加、种族歧视、心理疾病等等,无不与“快”有关。无论是对经济发展,还是对科技进步,或是对各种社会问题的解决,人们的期待都是希望其越来越“快”,越来越有效率,越来越直奔目标。可与此同时,现代社会的快节奏却把人们生活当中本俱的意义感、和谐感以及生命的质量给甩开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迷失,开始堕落,人类的幸福感降至一个非常低的程度。就像我有朋友所说:“高铁提速了,坐在高铁上的人就幸福了吗?”正是出于这样的忧虑,作者提出应该慢下来、减减速,拯救世界需要遵从一种合乎自然法则的、可持续的生存方式。

虽然很多人都对整个人类目前所面对的这场危机有着或多或少的感受和认同,但让他们停下脚步、放慢速度,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被经济至上主义、发展主义、消费主义所绑架了,这些“天经地义”的信条把人们固定在不断加速的生产机器中,只有那些被甩出去的loser才有机会在一旁“慢慢来”。面对此景,辻信一把人类此刻的局面比喻为那个即将撞向冰山的泰坦尼克号,这艘巨轮正火速地朝前驶去,如果此刻有人喊“会撞上冰山的呀”,那么其他人就会奚落他说“你怎么还在说这个,早就听腻了。”人们觉得主张“停下引擎”的人是缺乏常识的,是不现实的。人们认为,如果不继续推进,大家都会丢掉工作,以后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那曾席卷过发达国家诸如美国、西欧以及日本的“快”,近些年也席卷了中国,可就目前形势所言,中国经济无疑也到了该减速或被迫减速的时刻,然而这种减速不论对政府还是民众,都产生了巨大的压力和不适感。高速发展的30年让我们得以成为全世界经济发展最成功的国家,可我们却对这样的速率产生了不当的期待,认为它能一直“快”下去,同时忽略了整个社会和人心都因“快”而难以承受的“重”,也忘记去想象另一种生活的可能性。

正因为看到积重难返的问题,辻信一才用其釜底抽薪的智慧提出一整套“慢哲学”。首先他呼吁要看到慢的价值和合理性。生活本身就应该是慢的,而慢才是刚刚好的节律与速度。尽管社会节奏加快了,可人心的速率却无法随其一同提快,因此“快”注定是不可持续的,是违背我们的本性和大自然的法则的。

他耐心地考察了与那个“天经地义”的“泰坦尼克号巨轮”所不同的另一种经济,另一种技术,另一种科学,另一种用餐态度,另一种时间,另一种美,另一种的身体,以及另一种爱的方式。这些另一种,就是“慢”。慢是一种哲学,是一种生活的艺术,是一种古老的智慧,是一种自然的法则,也是一种力量。

不如来想象一下慢生活吧。慢悠悠地走,慢到可以闻到路边的花香,放慢生活的速度,这样我们就可以重新感受到那些被遗忘了的身体感觉吧。还可以跟孩子们玩一玩。也可以忘记那些填满效率手册的计划表,转而去享受与你爱的人共处的时间。放弃那些急急火火吞下的快餐,可以慢慢的享受自己种、烧和盛的食物。辻信一让我们想象一下,每天拿出些时间,安详地坐在静谧里的自己。

在阅读此书的间隙,笔者恰好有幸在一处幽静的山谷中参加了十日禅修的课程。在这段前所未有的闭关时日中,我们停下了手中的一切事务,慢悠悠地打坐、吃饭、听讲、感受自己的呼吸以及身上细微的感受。因为停顿,我们有了思考人生的机会,因为慢,我们体验到了当下的美好和力量。就比如说慢食,在那慢慢的咀嚼而非狼吞虎咽中,即使是粗茶淡饭也透露出它们本真的美味来,充分感觉着舌头、牙床、牙齿、嘴唇与食物的接触,我们的心变得如此安详,很容易感受到快乐。

辻信一质疑那种“时间就是金钱”的观念:难道赞同这一点的人忘了“时间就是生命”吗?急急忙忙地生活,就是快速把生活浪费掉。在大城市中生活的人们,耻于闲暇,拼命地忙这忙那,他们忘了“忙”的汉字就是“心亡”的意思,“哀莫大于心死”,忙碌难道不够悲哀吗?

有人教导:“慢慢来,这样比较快”,可如果“慢”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快”,“慢”就变成了工具。那么,生活的“当下性”,它的质量就又有可能被我们再一次牺牲掉了。因此这种论调仍然是颇为功利的,是对生活的实质领悟并不透彻的想法。辻信一洞见到“Slow is Beautiful”的真理,与“Less is More”匹配,慢少精或断舎离的生活有另一番美妙的滋味。但若被速度所奴役,被贪婪所奴役,被惯性所奴役,被疯狂的竞争、拜金主义和你追我赶的观念所奴役,人类便遗忘了生存在何处才能“Beautiful”。

德宝法师讲过一个佛教传说:

曾有位天神想要掩藏一个重要的秘密——快乐的秘密。他想把它藏在海底,但随后对自己说:“不!我们不能把秘密藏在那里,人类非常聪明,他们一定会找到它。”接着,他想到把秘密藏在山洞里或山顶山,但又担心人类会找到它。最后他想到完美的解决办法,他将秘密藏在人类心中。

工业化以来的人类,只知一味地向外索取,以为快乐藏在物质的极大丰富中,或者藏在科技的极大进步中,要么就是藏在方便、快捷、省事之中,却忘了反身而诚,看看我们的心田。可是,我们利用科技所省下来的时间都跑去哪了?我们买了车,本以为它能带给我们快乐,但我们却不得不为了支付加油费、停车费、保养费、美容费等等去更加辛苦地加班工作;本以为它能帮我们节省乘坐公共交通所浪费的时间,我们却又在学习驾驶技术、交规、道路状况、寻找停车场和刻意寻找周末的游玩景点中把那些我们原本节省下来的时间、精力和注意力全部耗费光了。

辻信一深感日本这个高速社会给人们内心带来的焦躁和压力,他的“懒人俱乐部”不仅推荐懒散的生活方式,也提倡诸如怠惰思想、玩乐思想、休息思想以及晃来晃去主义等观念武器,以此可以对抗被加速度不断剥蚀的美好。当然这种极具幽默感的反叛并不肇始于他,古往今来的许多大哲学家都推崇闲散、适度休息与玩耍的生活。比如亚里士多德就曾说,哲学起源于闲暇。如果没有懒散、休息、玩耍、闲逛,人类的创作灵感都从哪里来呢?辻信一也援引了罗素,这位英国哲学家曾著有《悠闲颂》,他将“工作或劳动本身就是了不起的”的信念视为是危害社会的。就连上帝在创世六天之后也要休息一天,更何况是人!?

辻信一质疑那种把所有事都归入“目的与手段”的做法,凡所有事但凡无法归入这两者的关联之中,便被视为无用、徒劳、效率低下。就好像中国式家长禁止孩子看小说、看艺术作品,凡是与高考无关的,都是无用的、没出息的干活。这样的功利主义教育往往导致孩子的厌学,在进入大学校门后他们逐渐远离阅读和思考,开始拼命的玩乐,并迷失很长时间。

另外,当作者写到“慢性爱”的时候,也提出缓慢的节奏对于性与爱的重要性。这一点更是值得当下的中国青年注意。生活压力的增大,让年轻人不再敢于承担严肃恋爱的负担,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体验“快餐性爱”,也就是在没有或交流很少的情况下就直接进入生殖器对接的行为。这样的性爱完全遗忘了性乃沟通之巅峰的本质,纯粹沦为动物性的发泄,其对身心并无多少裨益,带来更多的恐怕还是困扰、空虚和自我厌恶。

最后,作为一名致力于应用文化人类学理论的身体力行者,辻信一认为文化的本质便是一种将均衡、调节、净化的能力导入社会之中的装置。在自然界的种种制约中,遵循“刚刚好”这条文化准则生活——对人类来说,这才是幸福的基石。因而他推崇以三趾树懒为象征的低能耗、循环型、共生、和平的慢节奏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让我联想到我在师大念书时,曾接触过的田松教授他那反科学主义和工业主义的调调,在他所著的《有限地球时代的怀疑论》一书中,他曾这样向世人们宣扬这种慢一点的哲学:让我们停下来,唱一支歌吧。作为一个试图在慢生活和高效率之间保持平衡(实乃苦苦挣扎)的自然无为论者,我真希望这首“慢生活慢美好”的歌曲被经久传诵。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