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着爱,不如放开

2015-07-11 51阅读散文

兰曦和林双双打赌,兰曦赌输了,只好应林双双的要求去她家开的酒吧当一天服务员。

守着爱,不如放开

他们才是同一个王国里的人,依靠彼此更能安身立命。

One

兰曦和林双双打赌,兰曦赌输了,只好应林双双的要求去她家开的酒吧当一天服务员。

这本是女生间的一个小小的游戏,而兰曦也就是在那天认识了项晨和他的一群狐朋狗友。

林双双在吧台指挥,说:“那个男生很酷哎,在这一带很有名。你现在就去给他送酒,当初可是说好了的啊,我要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可不许耍赖。”

兰曦无奈,连服务员的衣服也没换就被林双双架上杯盘和啤酒推了出去。几步路的距离,兰曦走的很慢,然后望着旁边的服务员,有样学样的把酒放到桌上,说:“请慢用!”

旁边一个男生斜眼看她:“你是这的服务员啊?”

兰曦瞟一眼林双双,她正坐在那里掩着嘴笑,兰曦勉强低了低头:“临时的,只干一天。”

“有意思,那你会不会喝酒?”那男生嬉皮笑脸,顺势端起酒杯。

兰曦本能的别过脸去,客气的重复一句:“请慢用!”赶紧转身离开。吧台后,林双双笑得花枝乱颤,兰曦生气的把盘子扔到桌子上。不明白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哎,我说。”林双双好不容易直起腰来,说,那个男的长的好看不?

“谁呀?没兴趣。”兰曦摆弄桌上的各式酒杯,懒洋洋的回答。

“就那个呀?”林双双扳过兰曦的身子,“瞧见没,穿条纹白衬衣的那个。你没见过他骑摩托车的样子,超帅的。”

兰曦已经习惯了林双双大惊小怪的花痴样,半晌,吐出一个字:“哦!”她说:“接下来我做什么?”兰曦已经后悔跟林双双打的那个赌了,大学生活的确无聊,但她宁愿在宿舍里发一下午呆也不愿意在这里嘈杂的听林双双摆布。

尤其是陪着她围着一群看上去不太正经的男的殷勤的兜转。

Two

可那个黄昏戏剧性的状况还是让兰曦和那群人扯上了微妙的关系。

就在林双双和兰曦有说有笑地从大门出来准备回学校的时候,酒吧里一个长相油腻的男人追出来钳住了兰曦的胳膊。兰曦楞了一下反应过来厌恶地要把手抽出来,但那个男人显然是喝醉了,力气大得吓人,兰曦只感觉骨头都快被他捏碎了痛得叫出声来。

林双双转过头来看见好友被人欺负就跑过去赶忙把那人分开。她生气的喊:“要撒野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再不松手我可喊人了啊!”

可是男人根本不理会,站都站不稳了一双眼睛还色眯眯的盯着兰曦看。现在是保安换班的晚餐时间,而酒吧里现在这个时候也没多少人。那男人拽着兰曦就要往车上拖,林双双吓得叫起来,那声音尖尖亮亮,刺耳的慌张。

项晨一伙人就是这个时候出来的,林双双像见了救星一样跑过去死命抓着他的衣角不放。那醉汉起先还骂骂咧咧让他们别多管闲事,被揍了一拳之后就松开兰曦和对方打了起来。

兰曦没见过这样的场面,揉揉胳膊慌张的退到一旁,却发现林双双正幸灾乐祸地站在很近的地方看好戏,兰曦推推她问:“现在怎么办?”林双双撇撇嘴:“还能怎么办?项晨为你打架耶,你还真有福气。”

Three

回到宿舍后兰曦埋怨林双双家的酒吧那叫什么破治安。

林双双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那里她也不常去,而且仗着自己是老板的女儿的身份以为不会有人敢欺负到她头上。林双双吐吐舌头:“彤彤,对不起啊,我爸说那里一向很规矩我才带你去的。”

见兰曦一副“拿你没辙”的表情林双双又腻过去,“不过项晨还救了你哎,你也不损失什么嘛,我看啊,还赚了。”

那天林双双讲了一堆项晨的好,就像他是她亲戚似的,兰曦听得索然无味,对陌生人她向来没什么记性,何况林双双的言语里明显比较夸张。

兰曦双目一闭,双双你别说了,我听得都想睡觉了。

Four

兰曦不得不承认,叫项晨的男生还是挺有吸引力的。

而且这个城市这么小,他们彼此活动的范围交集又那么大,几天后兰曦便又在一家摊点上碰到项晨,他正在吃牛肉面,一个人吃得津津有味。

兰曦小心翼翼地过去,向老板要了碗酸辣粉后坐在项晨的对面。项晨抬头瞅她一眼,像遇到熟人一样打招呼:“是你啊!”

兰曦有些惊讶:“你还记得我啊?”

结账的时候兰曦抢着要帮他付钱。项晨挑眉说你确定?老板说:“姑娘,他除了自己那一份外,还要打包十份。”兰曦点点头说没关系,反正是谢你就对了。

那天替项晨付了账以后,兰曦还好心地帮他把打包的早餐送到了他的住处。

屋子里横七竖八,满屋子瓶瓶罐罐的生活垃圾,而一群男生正横七竖八的睡在这些垃圾上,兰曦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项晨把仍在地上桌上的衣服简单地收拾了一下,然后把睡在门口地板上的几个人踢醒。等到终于挪出了一点空间后,他招呼还尴尬站在原地的兰曦进来。

兰曦就在满室人呼啦呼啦吃面的声音里满脸通红地收拾房间,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做,或许是身为一个爱干净的女生他看不惯这样的狼藉场面,而那些人吃面的同时都用玩味的目光打量着她,没事可做的项晨也想过来帮她收拾一下就是插不上手。

出门倒垃圾的时候有人问项晨,晨哥,看上这妞啦?

话刚说完,就是两个人扭打着摔在地上的声音,和一屋子人的哄笑声。兰曦又羞又恼地带上门,屋子里的笑声就更大了。

兰曦回头看看那个屋子,觉得那个地方与她不太一样。或许她们是不同世界的人,永远不会再有交集。

Five

有些事情很奇怪,当你认识一个人之后,会发现许多时候你们都会在不同地方相遇。项晨和兰曦开始在学校频繁碰面,爱神丘比特的箭也好像悄无声息的射中了俩人。

宽大的落地窗恰到好处让所有光线照射进来,兰曦就坐在这样的窗边,身上被晕染了一圈金色的光芒,低头不语,认真的表情,很好看。或许就是在这样一个时刻,项晨遇见了让他心动的她,而所有的一切都恰到好处的叠加到了一起。

项晨安静的坐下,兰曦抬头,四目相对。兰曦稍稍歪着头,注视着他。项晨做了一个别出声的手势,然后俩人就那么静静的坐着。

兰曦第一次知道,原来那个可以打架的男生同样也可以这样安静的看书……一切似乎有点来不及思考就已经全部发生的错觉感。

阳光下项晨的身线被晕染的笼了一层金色,让兰曦听见爱的声音。

那样默默,却击毁了她的防备。

兰曦生日那天,项晨第三次来学校找兰曦。

项晨手里拿着一种不知名的花,那个时候兰曦想,应该是在野外采的吧。

“做我女朋友吧,我不会带你去打架的。”

兰曦听到这句话,先是笑了。原来他知道,该如何对女孩子温柔。

兰曦点了点头,很没出息的答应了。她想爱情原本就是这样,单人的规则,双人的游戏。谁先犯规,就输了。

林双双气急败坏的找到兰曦,她说你平时那么矜持怎么这么快就和他好上了啊?她非让兰曦请客,一来作为半个媒婆的中介费,二来也从物质上弥补她作为一个失去了暗恋对象的受害者精神上的打击。

林双双在KFC里一边大嚼特嚼一边絮絮叨叨地念你个兰曦太不够意思了,我暗恋了那么久的一对象就这么丁点儿功夫就让你勾引去,只怪我一时大意你俩就暗渡陈仓了啊!

兰曦哭笑不得,她从高中到大学,一路都是捧着书本过来的。爱情是什么模样,她不知道。而且这份恋情也快得让她很多时候感觉是不是只是脑袋发昏引起的错觉。

兰曦明白自己是喜欢项晨的,但她不知道该怎样去喜欢他。

她对项晨的一切一无所知。

Six

然而兰曦的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

在图书馆的时候一个女生风风火火的闯进来毫不客气的坐在兰曦的对面,把手上的包摔在桌子上故意制造出不小的声响。

兰曦看了看林双双一眼,而林双双也表示不认识她。而那女生一句话的自我介绍让林双双下巴都差点掉下来。

“我叫李婕,是项晨的女朋友。”

兰曦便知道她来的目的了,但她还是礼貌的说了一句“你好”,并不动声色的问她找自己做什么。

李婕讲话和动作一样利索,撂下几句狠话就转身离开。林双双看看她又看看兰曦,说了句“靠”也弄不明白这是什么状况。

兰曦后来问项晨,项晨脱口而出说,她是我妹妹。那是在摩托车上,兰曦小心翼翼的抓着项晨的衣服依着他在公路上飞驰。她隐隐的感觉项晨隐瞒了什么,但也清楚再问下去也是徒劳。项晨经常带她去的就是林双双家的酒吧,林双双也常待在那里,项晨和他的朋友们扎堆的时候兰曦就和林双双在吧台聊天玩游戏。

兰曦觉得如果这就是谈恋爱的话,她很满足。

Seven

兰曦除了上次帮着项晨提早餐知道他的住所在哪以及他有一大帮子朋友外就再不清楚他的任何其他。

项晨让她没有一点安全感虽然林双双一天到晚地在她耳边念叨男生就是神秘才好玩。

某一天和林双双在逛街的时候兰曦心血来潮地说不如我们去项晨那看看吧。俩人于是提着大包小包的零食穿过好几条街最后在他们家的楼下停住。

楼道里李婕和项晨又在争执着什么,纠缠不清的样子。

李婕停下来,指着兰曦说:“你说的女朋友,就是她吧”

项晨不回答,示意兰曦先上楼。

李婕截住她们,转过头去对项晨说:“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谁也别走。”

兰曦和林双双一头雾水。

项晨说:“你到底要说清楚什么?”

“你喜不喜欢我?”李婕拉着项晨的收,声音软下去。

项晨不耐烦:“你有完没完?”

“没完!”

似乎被惹火了,项晨甩开李婕的手。他背过身去压低声音说:“你先走吧,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气氛有那么几秒钟的僵硬,然后是女生生气地跑下楼去,剩下的人面面相觑。

林双双悄悄说:“兰曦,你们的关系可能有那么一点不正常。”

Eight

兰曦也是在那件事情后才知道李婕并不是项晨的妹妹,但也不是女朋友。

她是一个孤儿,父母都是“瘾君子”,至今在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而在她绝望的时候一直是项晨在照顾。厌学的她早早就辍学。路人皆知她对项晨的喜欢,她也扬言要跟他一辈子,但项晨就是装作不知道,不去理会。

项晨说:“我只当她是妹妹,信不信由你。”

那晚,在林双双搭计程车离开后项晨送兰曦回学校。还没走出几步远不知从哪儿窜出一伙人来,扑过来就打。项晨一面还手一面把兰曦紧紧地掩护在身后。兰曦感觉身上铺天盖地的痛,而项晨由于顾及她拳脚施展不开也只有挨打的份。

一片混乱中兰曦感觉有人冲过来把自己拉出了那个圈子,借着路灯的微弱灯光她看清是李婕。

她还在这里一直没走。

李婕松开她后吹了几声响亮的口哨,然后回过头去拖住一个人就打。李婕发怒的样子就像被激怒的小兽,而她毫不畏惧驾轻就熟的架势让兰曦莫名地佩服起来。

一个女孩子英勇到这地步,怕也不是自愿的吧。

她听项晨说过,我们这种人,今天打了人,明天可能就会被打。报复随时会有,这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所以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你随时都要提防。

当时她还笑他吓唬她,说电影都不演这剧情了他还拿她当小孩糊弄。

而现在,兰曦无端的惊悚起来,她吃痛的蹲下去,微微缩紧了身体。不远处人影幢幢,一堆人打成一团。她不知道这样下去结果是什么,而她帮不上一点忙,除了着急更多的是慌乱。

项晨的兄弟们听到口哨声赶过来的时候那伙人仍旧不识时务地准备打下去,人数的增多让兰曦只得退到围墙的拐角后面。她看着这幕场面,像是香港的某部古惑仔影片,她的心慢慢的安定下来,而她也发现其实自己离他们好远,就像他们在为了项晨拼命厮打而她只能站在安全的地方眼睁睁的观望。

人群散开的时候李婕又揪住一个男的头发骂他是不是不要命了。

她的头发由于出汗的缘故粘在脸上,嘴角也在流血,但她霸道地揪住那个男的头发,一副嚣张的派头。

项晨喊兰曦的名字,兰曦应他“我在这里”。

兰曦看到李婕的目光,凛冽而又受伤。

Nine

李婕拦住项晨去拉兰曦的手,她歇斯底里的喊:“我可以为了你打架,她能做什么?难道我和你十几年的情谊还比不上她吗?”

刚刚散场的群架,一堆男生都在旁边,他们去拉李婕,低声喊她的名字,就像叫自己的妹妹一样,细声细气的劝她。有人拍拍项晨的肩膀,让他带兰曦走,他说送她回去吧,再下去就没意思了。

兰曦觉得,她好像是个圈外人。

他们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共同生活了那么久,什么肝胆相照,什么两肋插刀,全是他们的关系,铁铮铮的。她只是项晨的女朋友,或许充其量,也就是个第三者。

项晨发动摩托车的时候李婕又不管不顾的追过来,她哭着问项晨,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项晨说:“我说了,我现在不想见到你。”

兰曦心里难受,打起架来命都可以不要的李婕在项晨面前却舍得下面子来质问他爱不爱自己,甚至低三下四的求他。换做自己,她却舍不得抛下女生的矜持那样做的。

兰曦说:“你为什么把话说的那样重呢,她到底是个女孩子啊呀,而且当着那么多人的面。”

好久以后项晨回答:“我也搞不清楚我该怎样说她,每次和我有瓜葛的女人她都爱不分青红皂白就威胁别人叫她们离我远点,连路人和常去的店子里的服务员都不放过。这样不可理喻的爱,我要不起。”

而且,顿了顿后,项晨说:“兰曦,我是真的喜欢你。”

项晨突然加速,把兰曦吓了一跳。她在后面想他说的话,说不清楚是欢喜还是忧愁。

兰曦的心里堵得难受,她觉得对不起李婕。

Ten

兰曦没料到李婕却真的走了。

或者不只是她,项晨也没有料到,所有人都没有料到。

她去南方的某个城市打工,没留下一句话。她唯一的奶奶说,她是晚上回来的,走的时候什么都面议拿,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带一件。

也就在这时,兰曦才知道这个女孩子的脆弱,才知道嚣张得不可一世的女混混心里的惊恐和苦楚。

她抢的,不仅仅是她从小就心仪的少年,更是她李婕的,整整一片天。

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想要抓牢的人。

兰曦看着这个一贫如洗的家,又看看一脸担心的老人,内疚感翻江倒海袭来。

第一个冲出门去的是项晨,他应该是考虑好了李婕会走的路线,头也不回的跑出去,把兰曦留给兄弟们照顾。

也就是那天,兰曦在他们那里知道,李婕在乎项晨,在乎得近乎痴狂。而项晨,他们看得出,他也是喜欢她的,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肯接受她。

Eleven

项晨终于追回来李婕,其实也不过是在火车站打了一个电话,项晨说了些什么,轻而易举地,李婕就自己乖乖的回来了。

兰曦也开心的笑,她终于决定把项晨还给她。项晨是喜欢李婕的,只是不承认罢了。尽管项晨说他喜欢的是自己,尽管他说过一些很伤人的话赶李婕走,但他看她的眼神,兰曦知道错不了,尤其在她伤心离开的时候,项晨的眼里,满满的都是心疼。

都说爱情里不该退让,不然就等于白白舍弃了幸福。但兰曦看的很明白,她爱的,不及她李婕多,她肯为他做任何事情,倾尽所有也在所不惜,这是兰曦输不起的。

他们才是同一个王国里的人,依靠彼此更能安身立命。而她一个初来上学的南方女孩,生性安稳随和,她过不了那些摩托车后座上的刺激日子。

她要的,即使项晨想给,也给不了。

Twelve

说分手的时候,李婕站在项晨的身后,巧笑倩兮,像个邻家女孩。

项晨说:“谢谢你,不过我是真的喜欢过你。”

兰曦伸手抱了抱项晨,还来不及转身,她的眼泪就掉下来,大颗大颗仿佛积蓄了好久。一份感情就这么没了,那样喜欢的男生从此和自己没了瓜葛,说真舍得,那才违心。

不过,兰曦是那么容易满足的女孩,项晨最后说了那句话,她就心满意足了。

与其三个人纠结着不撒手,还不如懂事的笑着成全,或许打打闹闹的日子她不会过得习惯。兰曦不适合去大爱大恨,有一点点幸福,就够了。

项晨说“我是真的喜欢过你”那就足够了!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