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崖一棵草

2015-07-13 51阅读散文

我敬畏,那些悬挂在崖壁上的草儿。一粒小小的尘埃,便是生命的支点,足以捧起怒放的人生。我看见,渺小站在了伟大之上,迎风而舞,那是胜利的凯歌,凛然的旌旗飘飘万丈。

悬崖一棵草

我敬畏,那些悬挂在崖壁上的草儿。一粒小小的尘埃,便是生命的支点,足以捧起怒放的人生。我看见,渺小站在了伟大之上,迎风而舞,那是胜利的凯歌,凛然的旌旗飘飘万丈。

这苍凉的姿态,美得让人心碎。这自然的手笔,定格在视野,击溃灵魂深处最柔软的部分。生命用这种负重的坚强,印证了天生我材必有用。一草一木,只要把生命发挥到极致,开掘出最饱满的状态,何尝不也是天之骄子?

不能选择出生,便在哪里落地生根,随遇而安,适时而动。空旷的谷,冰冷的岩,注定就是一生的家。风雨雷电,飞沙走石,时时刻刻命悬一线,分分秒秒都是生与死的抗争。贫瘠中默默奋斗,直面人生的苍凉,含泪带笑。不敢奢求摆在案桌上的荣耀,开一朵洁白的小花儿,指尖婉转,自顾自美。就这样简单而坚定,艰难而从容。无论雍容与清丽,繁华与寥落,上帝赋予了众生平等的尊严,同样的结果。一切都将是萌发、张扬、落寞、归零。

破茧成蝶,老蚌含珠,血与肉的历练,汗与泪的过程。因负重而坚韧,因苦难而成珠。它可以笑傲那些温室里的盆花,当虚掩的门,掠过一丝风的凉意,不胜娇弱的瓣儿,纷纷遗憾为一地落红。更不屑于濒临灭绝的名贵,柔软的掌心,呵护不了适者生存的规律。

活着就是生命的礼赞,对于崖上的一棵草儿来说。贫而不乏,柔而不弱。静中看红尘飞舞,寂中品世事沉浮。即便,渺为一草难为栋梁,轻如一叶,瞬间化为不朽。生命的精彩不在于结局是否完美,而在于征服的美丽。不是吗?无名的草儿可以装饰秋的绚烂,山中的野百合也有自己的春天。

我仰望,悬崖上的那棵草儿。久久伫立,眼中吹来一片潸然。一棵韧草,在最薄情的世界里,用自己的方式,最深情的活着。它的存在即诠释尽了,注定只是偶然,必然只有自己。( 文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