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一切外面荡悠悠

2015-07-13 51阅读散文

为何不CALL我?是不是妒忌来了我,枫叶拍红了掌,稻穗乐弯了腰。天地慌了一切,我在一切外面荡悠悠。

别以为,

我不高兴,

只是想放纵自己。

那天空的墨斗是我涂鸦的黑,

山梁也染成了乌龟壳。

这还不够,

枝丫被我气疯了,

咿咿呀呀的,

从东头闪到西头。

别以为,

我不高兴,

只是惦念你们的问候。

风车不转,船帆不徐

之时,

为何不CALL我?

是不是妒忌来了我,

枫叶拍红了掌,

稻穗乐弯了腰。

别以为,

我不高兴,

只是高兴过了头。

树影都刮倒了,

海水被抛上了云霄。

天地慌了一切,

我在一切外面荡悠悠。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