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夜晚

2015-07-13 51阅读散文

写到这,想起了一句四川话:你好安逸啰!那童年的夏天,那夏天的夜晚,真的是好安逸!

这两天,石家庄的气温开始上升,天气预报发出了高温红色预警消息,明日高温将达到40度。被炙热的太阳烤了一天,晚上,室外热气熏蒸,平时,吃完晚饭出去遛弯的我,躲在家里,开启了空调,室内的温度,凉爽,怡人。夏日的夜幕,在夕阳落下后,悄悄地降了下来,我站在窗前,望着窗外,想起了我的童年,童年的夏天。

我的童年是在成都度过的。成都的夏天,多雨,潮湿,闷热。那时,家里没有电风扇,更别说空调了,在家里吃完晚饭,人们就开始往外走,好打牌的,好听戏的,就往茶馆里去了。记忆中的茶馆,是用竹子搭成的大棚,棚子里的桌、椅,也都是竹子做的,人们来到茶馆,几个好友凑一桌,要上一壶茶,或是摆摆龙门阵,或是要上一副纸牌,打打牌,不打牌的可以听戏,茶馆里有川戏上演。不去茶馆的,拿着竹凳,扇着蒲扇,来到楼底下的空地,亲朋好友的围坐一圈,旁边点上用锯末和六六粉混杂在一起做成的蚊香,那烟味呛人,蚊子自是躲得远远的了,而此时,我们楼门的几家孩子早已到齐,大家铺着草席,有的席上而作,有的躺在草席上,伸直着双腿,一幅好舒服的样子。大家都在等着一个重要人物的来到,那就是我二姐。

二姐年长我八岁,那时已读初中,在我们楼门算是大孩子。二姐会讲故事,而且讲的极有吸引力。大家都愿意听二姐讲故事。至今留在记忆里最深的,就是二姐讲的牛郎织女和神笔马良的故事。

从二姐嘴里说出的牛郎,忠厚,老实,勤劳,七仙女则是漂亮的简直就无法形容。二姐讲到牛郎织女的相爱,讲到王母娘娘的残忍,讲到那老牛的忠诚,二姐指着天空,“看见没有,那就是银河,就是王母娘娘用簪子划的那条河, 就是那条河挡住了牛郎的去路。”顺着二姐手指的方向,大家看到的是一条银色的长带,那带子好长好长,带子上布满了星星,因空气湿度大,那星星看上去一闪一闪的,朦朦胧胧。二姐接着指着银河边那颗大一些,也显得亮一些的星星和离它不远的两颗小点的星星说:“那就是牛郎和他的两个孩子。”然后会指着牛郎星对面的一颗星星说“那就是织女。王母娘娘一年就允许他们见一次面,也就是七月初七那天。到那天,地上的喜鹊都会飞到天上去搭桥,帮助牛郎和织女会面。”

二姐讲的有声有色,小伙伴们听的是津津有味,大家全都被二姐讲的故事迷住了,就要求二姐再给大家讲一个故事,二姐讲的有些口渴,说喝口水再讲,邻居家的孙博,一个胖胖的少年,赶紧递上带来的凉白开,说:“给,二姐,二姐辛苦。”二姐喝完了水,说:“好吧,我就给大家再讲一个神笔马良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孩子叫马良。他的父亲母亲死的早,他就靠自己打柴、割草过日子。他从小喜欢学画,可是,他连一支笔也没有啊!一天,他走过一个学馆门口,看见学馆里的教师,拿着一支笔,正在画画。他不自觉地走了进去,对教师说: ‘我很想学画,借给我一支笔可以吗?’ 教师瞪了他一眼,‘呸!’一口唾沫啐在他脸上,骂道:‘穷娃子想拿笔,还想学画?做梦啦!’说完,就将他撵出大门来。马良没有放弃,他到山上打柴时,就折一根树枝,在沙地上学着描飞鸟。他到河边割草时,就用草根蘸蘸河水,在岸石上学着描游鱼。一回,他在村口画了只小母鸡,村口的上空就成天有老鹰打转。一回,他在山后画了只黑毛狼,吓得牛羊不敢在山后吃草。有一天晚上,马良做了一个梦,梦里来了个白胡子老人,送给他一支笔,那笔金光灿灿,老人告诉他这是一枝神笔,要马良好好用它,然后,老人就不见了。马良用笔画了一只鸟,鸟扑扑翅膀,飞到天上去,对他喊喊喳喳地唱起歌来。他用笔画了一条鱼,鱼弯弯尾巴,游进水里去,对他一摇一摆地跳起舞来。马良有了这支神笔,天天替村里的穷人画画:谁家没有犁耙,他就给他画犁耙;谁家没有耕牛,他就给他画耕牛;谁家没有水车,他就给他画水车;谁家没有石磨,他就给他画石磨……”

听到这,住我家楼下的任川亮说:“哎呀,我现在肚子饿啰,要是神笔马良在就好啰,叫他给我画几个三大炮吃。”任川亮家对门的张小燕说:“天儿这么闷,神笔马良在就好啰,让他给我们画点风来,天儿就会凉快些”。我家二楼的孙博说:“我好想上天上看牛郎织女,马良在就好啰,他肯定会帮我飞上天的。”小伙伴们此时就像一窝叽叽叫的小鸡仔,都在那儿诉说着自己平时达不到的梦想,想象着要让神笔马良来帮他们实现......

夜渐渐深了,天也变得凉爽了许多,睡意爬上人们的脸,人们打着阿嚏,陆陆续续地往家走,我们楼门的小伙伴们也跟着大人回家,去做自己的美梦去了。

写到这,想起了一句四川话:你好安逸啰!那童年的夏天,那夏天的夜晚,真的是好安逸!

2015年7月12日晚9点20分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