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草

北方冬日的的清晨,被雪铺白了的乡村还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年华画不尽彼岸的忧伤

阳光下,浅艾的眼里藏不住的哀伤,祁卫在她耳边说:“她还是个孩子!”柏璃因性格使然,虽一直独来独往,倒也没有得罪人。偶尔浅艾带礼物给她,皆被丢在角落里。

守着爱,不如放开

兰曦和林双双打赌,兰曦赌输了,只好应林双双的要求去她家开的酒吧当一天服务员。

[闪小说]熊和牛

兄弟,别又多愁善感的。时候到了,我自然会回来。熊叹了口气,目光看向岸边的一块木牌,上面清晰地刻着——海水浮沉,谨慎入海。

安居梦

安居梦,拆迁办的负责人又来催拆迁了,一来总带两个年轻膀大腰圆的社会混混。后记:金家分到了三套房子,都安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