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要把F-15改造成战斗轰炸机的目的

2015-07-02 51新闻网

近年来,升级后的Baz机队已经参加了地区冲突。在以色列空军对叙利亚和黎巴嫩真主党目标的定期远程轰炸(如2012年对喀土穆的轰炸)中,Baz机队仍然表现出巨大的作用。

当F-15问世时,是一架纯粹的空战战斗机,设计师们遵循了“没有一磅重量用于对地”的设计思想。所以在F-15E“攻击鹰”问世之前,以色列空军到底是如何把他们的F-15一步步改造成远程多任务打击战斗机的呢?这篇文章将为您解惑。

以色列为何要把F-15改造成战斗轰炸机

需要一种能改变游戏规则的战斗机

以色列人与F-15的恋情始于一项战斗机采购,面对周围阿拉伯国家不断从苏联和法国购进越来越先进的战斗机,以色列人坐不住了。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色列空军飞行员赴美测试了F-14“雄猫”和F-15“鹰”战斗机,最后他们选择了老鹰,并赋予该机“隼”的绰号(希伯来语的“Baz”)。

1976年,以色列在“和平狐狸”对外军售项目中接收了F-15首批订单中的头两架单座F-15A和两架双座F-15B。这批飞机主要用于测试、训练和评估,让以色列空军做好全面迎接Baz的准备。余下19架F-15A和两架F-15B在1978年交付,装备了泰勒诺夫空军基地的第133中队。

以色列为何要把F-15改造成战斗轰炸机

1976年,以色列在“和平狐狸”对外军售项目中接收了F-15首批订单中的头两架单座F-15A和两架双座F-15B。

Baz的到来使以色列空军的作战能力有了质的飞跃,要知道此前以色列装备的可是F-4、A-4和“幻影”系列战斗机,Baz在70年代算是中东地区的最先进战斗机了,好吧,伊朗不断增加的F-14A机队除外。

Baz很快就成了整个国家的骄傲,到今天仍然如此,只有最优秀的飞行员才有资格驾驶这种飞机。显然这种专为空战而生的战斗机被视为以色列的守护者,是一种能确保以色列空军保持压倒性空中优势的武器。

以色列的F-15A/B很快就证明了自身的价值,1979年6月27日在黎巴嫩上空击落了5架叙利亚米格-21,9月又猎杀了更多的叙利亚飞机。在接下来的1981年2月13日,Baz击落了F-15最初设计时的假想敌——一架高空高速飞行的叙利亚米格-25。

以色列F-15在“巴比伦”行动中承担支援任务,这是以色列空军对伊拉克核反应堆的一次大胆突袭,6架F-15为8架执行轰炸任务的F-16战斗机提供空中护航。这次高风险任务获得了巨大成功。

Baz机队在1982年的黎巴嫩战争中又斩获数十战绩。以色列空军的摩西·马姆海法-梅尔尼克是这样描述Baz对付叙利亚米格时的压倒性优势的:

“我们一直在消灭黎巴嫩上空的叙利亚战斗机,并且做到了最好。每支试图越过边境攻击侵黎以军的叙利亚战斗机小队都基本被击落,偶尔会有掉队单机逃脱,返回叙利亚告诉他人这里发生的恐怖事情。我们猎杀得很愉快,基本上击落了所有起飞敌机,踩断了叙利亚空军的脊梁——米格-21和米格-23。对我们中队而言,战场更像是一个射击场。”

20世纪80年代初,以色列空军开始接收更先进的F-15C/D Baz。18架F-15C和8架F-15D在1982-1983年间交付,尽管这些飞机的外观与A/B型区别不大,但在几乎所有方面的性能都比前辈突出。

这些F-15C/D并不是用来取代A/B型的,而进一步加强和发展以色列所珍视并经过实战考验的Baz机队,并将与不断增架的F-16A/B机队高低搭配。

Baz机队在1982年的黎巴嫩战争中又斩获数十战绩

以色列为何要把F-15改造成战斗轰炸机

“木腿行动”——“鹰”式多用途战斗机的诞生

1985年10月1日,Baz的作战使用方式被完全改变。六架F-15D和两架F-15C从以色列基地起飞长途奔袭1900公里,飞越地中海空袭了位于突尼斯海岸的巴解组织总部复巴。这次复杂而危险的打击行动被称为“木腿行动”,是为了报解组织谋杀三名以色列人,巴解组织声称他们是以色列间谍。

这次行动在当时是以色列空军执行过的距离最长的任务,全亏了Baz的强悍的续航能力,尤其是C/D的内油比A/B增加约900千克,还能可以安装保形油箱。此外以色列空军新采购的空中加油机也帮了大忙,参加行动的两架KC-707加油机同时还是空中指挥所。

以色列为何要把F-15改造成战斗轰炸机

参加行动的两架KC-707加油机同时还是空中指挥所

以色列的加油机采购于1983年,同时,给Baz增加精确制导打击能力的念头也开始滋生。到1985年,Baz机组已经接受了相关训练,相关精确制导弹药和装备也已经准备好。

但是训练和实战的差别很大,可以说完全是两码事。

为了使任务获得成功,以色列战机在飞行中不能被北非国家、叙利亚甚至美国海军舰船的雷达发现,结果就导致航线非常曲折,航程远长于直飞航线。

为了营救可能弹射的飞行员,以色列在马耳他外海预先部署了一艘搭载直升机的军舰。此外以色列空军在8架主攻F-15外又增加了两架备用F-15,这两架飞机在抵达第一空中加油点后就返航,以防主攻机队的飞机出现任何机械故障。

尽管这次行动的航程是前所未有的,但F-15将在这次实战中证明其强大的远程打击能力。实际上,F-15A-D本来就能通过挂载MK82、83和84等铁炸弹获得可观的对地攻击能力,但以色列空军是唯一认真开发这项能力的用户。

但对于“木腿行动”这样的高精度轰炸行动来说,光能投掷铁炸弹是远远不够的。参加行动的6架F-15D经过了改装,能挂载和引导两枚907千克GBU-15电视制导滑翔炸弹,后座飞行员的角色也变成武器官,通过机腹挂载的双向数据链吊舱遥控滑翔炸弹。

以色列空军需要通过定点清除向巴解组织乃至全世界宣告:以色列空中力量能够向躲藏在世界任何角落的敌人展开报复,并带去毁灭性的后果。

以色列为何要把F-15改造成战斗轰炸机

参加行动的6架F-15D经过了改装,能挂载和引导两枚907千克GBU-15电视制导滑翔炸弹

GBU-15从12000米高空投掷时的滑翔距离约38公里,不过在实战中一般从7600米高度投掷,射程约19-24公里。主攻编队中的两架F-15C是最后向目标投弹的飞机,在机腹中线挂架用多联弹射挂架挂了六枚227千克Mk82通用炸弹。

除了上述空地武器外,参加行动的Baz还挂载了AIM-7“麻雀”导弹,20毫米火炮也备弹940发(D型是510发)来对付空中威胁。

参战喷气机在任务前都遮住了所有国籍识别标记。

第一波三架Baz接近海岸线时投掷了GBU-15炸弹并准确击中目标,很快第二波次三架Baz也投下了各自的GBU-15。

领机随后加入最后两架F-15C编队,让前5架已经投弹的F-15D转弯向东返航,三架飞机进入目标区域,F-15C投下最后的铁炸弹,F-15D领机则进行观察并拍摄损伤评估照片。

以色列为何要把F-15改造成战斗轰炸机

参战喷气机在任务前都遮住了所有国籍识别标记

几乎所有炸弹都击中了各自预定目标,完全摧毁了巴解组织总部。

以色列空军的行动获得了巨大成功,达成了作战目标并消灭大量巴解组织成员(以色列空军声称炸死了约60名巴解组织成员,其他方面声称死亡人数达数百人)。

尽管这次行动招致了来自美国等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但以色列人向世界表达的信息已再清晰不过。

以色列空军意识到多年以来牢牢掌握地区制空权的F-15 Baz机队能够做得更多,可以成为瞄准以色列国境外敌人的威慑力量。

以色列为何要把F-15改造成战斗轰炸机

几乎所有炸弹都击中了各自预定目标,完全摧毁了巴解组织总部

“攻击鹰”和FAST保形油箱

虽然以色列对这次远程攻击行动的详细信息保密,但美国情报机构事后肯定知道了以色列空军是如何实施行动的。原来经过少许修改的F-15C/D Baz就能执行远程打击任务,这对美国空军的F-15E“攻击鹰”计划无疑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F-15E的设想起源于70年代中期,麦道公司和美国空军已经构想出了“攻击鹰”的多个不同构型。

在“木腿行动”后的短短一年,F-15E击败了F-16XL后进行了正式首飞,1988进入美国空军服役,不过首批飞机并不具备完全作战能力。

F-15E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安装了保形油箱,这种安装在机身两侧的3200升保形油箱也被称为FAST包(燃油和传感器战术包),但并不是首次出现在F-15上。

事实上FAST包早在70年代中期就装机试飞了,F-15C/D甚至改装过A/B型都能安装,F-15E的FAST包只是略有不同而已。

在麦道设想中,FAST包不仅可用于容纳燃油,还能容纳武器、电子设备、各种传感器、火箭发动机、伙伴加油' ;%ވZh8HE' ;%ވZh,当然最后除了装油外其他功能都没有实现。

以色列为何要把F-15改造成战斗轰炸机

在麦道设想中,FAST包不仅可用于容纳燃油,还能容纳武器、电子设备、各种传感器、火箭发动机、伙伴加油设备,甚至用来装货,当然最后除了装油外其他功能都没有实现

以色列为何要把F-15改造成战斗轰炸机

事实上FAST包早在70年代中期就装机试飞了,F-15C/D甚至改装过A/B型都能安装

美国空军只在FAST包上发现了少量优点,只有部署在冰岛和阿拉斯加的部分F-15安装保形油箱用于执行远程截击任务。

以色列空军却发现保形油箱的在远程打击任务上的应用潜力,不仅能增加航程,还能让以空空作战为主的Baz摇身一变成为真正的重型多任务战斗机。

与F-15E一样,F-15 Baz保形油箱上的外挂点也能挂载空空导弹或炸弹,在挂载两个机翼油箱和一个中线油箱后,Baz仍然能执行空地任务。所以直到今天,许多Baz一直挂着以色列飞机工业公司制造的FAST包。

从多方面来看,正是FAST包使Baz具备了“木腿行动”所需的航程,F-15D两侧翼下挂架需要挂载GBU-15,机腹中线又要挂数据链吊舱,所以除了保形油箱外不能挂任何副油箱。

以色列空军对保形油箱的迷恋情节一直延续到今天,在采购F-16I时也明确要求能安装保形油箱。

升级和最后的Baz订单

到80年代后期,以色列空军接收了另一批F-15C/D,其中部分飞机属于最后批次。海湾战争结束后,美国为了感谢以色列在“飞毛腿”导弹的袭击下没有介入“沙漠风暴”行动,从路易斯安那州空军国民警卫队抽调12架F-15A和一架F-15B赠送以色列。

这些飞机抵达以色列后发生的事情至今仍不清楚,有人说这批飞机的状况比以色列自己的F-15A/B糟糕,随后只有那架B型进入以色列空军服役,其余飞机可能被用于训练或被拆解成零备件。

与此同时,Baz机队也不断进行小幅升级来提高对地攻击能力。Baz的武器清单中增加了射程更远的“瞪眼”空面导弹,使该机的防区外攻击范围提高到近80公里。虽然“瞪眼”沿用了GBU-15的遥控制导方式,是一种昂贵而难用的武器,但使Baz机队以往任何时候更能够打击敌方领土内具有高度防护的纵深目标。

Baz机队还引入了“怪蛇”4大高离轴角短距空空导弹和埃尔比特DASH头盔瞄准具,飞行员只需盯住空中目标就能发射导弹。这也是F-15首次具备这种能力,要知道美国空军的F-15直到十多年后才通过JHMCS头盔和AIM-9X“响尾蛇”获得了相似能力。

以色列为何要把F-15改造成战斗轰炸机

Baz机队还引入了“怪蛇”4大高离轴角短距空空导弹和埃尔比特DASH头盔瞄准具,飞行员只需盯住空中目标就能发射导弹

1993年7月25日,Baz在“问责行动”中再次执行对地任务,打击了黎巴嫩真主党的目标。这是Baz第一次在有区域防空武器的环境中攻击目标,而此类任务将成为Baz进入新千年后的家常便饭。

Baz2000和F-15I“雷电”

路易斯安那州空中国民警卫队的那批F-15A/B成为以色列空军接收的最后一批Baz,1994年以色列人购买了全新的F-15E“攻击鹰”改型,也就是F-15I“雷电”(Ra'am)。

自从“攻击鹰”进入美国空军服役时,以色列就有意购买这种先进战机,但遭美国否决。随着1993年奥斯陆协定的签署,以色列购买“攻击鹰”的愿望也成为现实。10年前,也正是埃及-以色列和平条约的签署开启了以色列空军装备F-16的大门。

购买“攻击鹰”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是价格,其价格接近F-16的三倍,也是F/A-18的近两倍,此外以色列空军要在“攻击鹰”的基本设计中集成特殊的以色列子系统,又进一步推高了成本。

为此以色列一度考虑转而购买二手F-111“土豚”或更多的F-16战斗机,从而获得更物有所值的飞机。

但以色列人在英国莱肯希思皇家空军基地仔细考察了F-111的操作后,发现可变后掠翼战斗轰炸机的维护工作量是他们无法承受的。此外,F-111的空中自卫能力很弱,作战时仍然依靠F-15的护航。

最后,以色列仅采购25架F-15I“雷电”,该机成为以色列空军的最强战斗机。为了弥补F-15I数量上的不足,以色列空军又采购了100架更便宜的F-16I“风暴”(Sufa)战斗轰炸机。

以色列为何要把F-15改造成战斗轰炸机

最后,以色列仅采购25架F-15I“雷电”,该机成为以色列空军的最强战斗机

到90年代中期,随着100架F-16I和25架F-15I订单的落实,以色列空军把资金重点放在了F-15 Baz深度升级项目上,让F-15再继续服役几十年,该项目类似于美国空军的F-15 MSIP(多阶段改进计划)。摆在以色列面前有两个选择,一是参加美国领导的改进项目,二是自主对Baz进行改进。

出于成本和集成特殊以色列子系统的需要,以色列空军选择了由本国企业升级Baz机队。该项目被称为Baz 2000,以色列空军状态最好的F-15A/B/C/D将通过升级获得通用布局座舱,而这仅仅是一些列升级的开始。

Baz的许多升级内容移植自F-15I,其他则是Baz所特有的。Baz的雷达经过升级后能引导AIM-120先进中程空空导弹、座舱安装全新的操纵杆和油门杆、引入多功能显示器、安装改进型数据链、更新了通信设备、集成新的电子战设备、换装新的任务计算机和导航系统(带嵌入式GPS),当然散热改进也是一个非常需要的改进。为了支持这些新的系统,Baz被彻底重新布线,而这本身就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壮举。

最终,在1995-2005年间,每架Baz2000在吞噬了令人难以置信的8000工时后,项目得以完成。以色列技术人员在升级中发现许多飞机的结构都存在细微不同,所以不能只是单纯地装进新设备,几乎每架飞机都需要单独定制安装,整个过程非常艰苦。

Baz经过了昂贵的升级后,其外表看起来与十年前没什么不同,但实际上该机更加致命,任务适应能力也更强了。

由于以色列最老的Baz寿命已接近耗尽,所以大约50架F-15进行了Baz 2000升级,升级后的飞机将能继续服役几十年。

以色列为何要把F-15改造成战斗轰炸机

Baz经过了昂贵的升级后,其外表看起来与十年前没什么不同,但实际上该机更加致命,任务适应能力也更强了

Baz虽老,但还能飞

今天的Baz机队更具战斗力,GPS制导武器(如JDAM)的出现使Baz摆脱了笨重的电视制导弹药,能全天候精确攻击地面固定目标。Baz现在和几十年前一样,仍作为防区外武器载机,但不同的是以色列现已发展出一系列的机载防区外弹药。

此外,Baz的速度、航程和稳定性使其成为战术侦察的理想平台,在过去十年里经常能看到这些飞机在机腹挂载大型侦察吊舱。

以色列为何要把F-15改造成战斗轰炸机

GPS制导武器(如JDAM)的出现使Baz摆脱了笨重的电视制导弹药,能全天候精确攻击地面固定目标

以色列为何要把F-15改造成战斗轰炸机

Baz的速度、航程和稳定性使其成为战术侦察的理想平台,在过去十年里经常能看到这些飞机在机腹挂载大型侦察吊舱

因为Baz的航程和F-15I和F-16I不分伯仲,所以Baz机队可以组成一个前沿网络,每架飞机都成为一个指挥和控制节点,互相之间用数据链路共享作战信息,并通过卫星把这些信息传回数百甚至数千公里外的以色列指挥部。

当然指挥部也可以向这些战斗机发布新命令,更新敌防空情报,其他友军或战略情报飞机也能通过卫星能向F-15B/D更新情报。Baz在获得新信息后,能向其他没有卫星通信天线的飞机分发信息。

以色列为何要把F-15改造成战斗轰炸机

上图这架Baz就安装了高带宽卫星通信天线,类似R2-D2机器人的半球形天线就安装在机背环控系统排气口后方。

传统的指挥和控制飞机无法飞到敌人领空去投掷炸弹,但Baz可以。Baz同时执行几项任务,如电子战、攻击固定目标、空战,创造了50比0的空战神话的Baz在今天仍然是很好的空优战斗机。

Baz仍然面临着新挑战

近年来,升级后的Baz机队已经参加了地区冲突。在以色列空军对叙利亚和黎巴嫩真主党目标的定期远程轰炸(如2012年对喀土穆的轰炸)中,Baz机队仍然表现出巨大的作用。

此外,Baz也参加了加沙地带的冲突,最近一次是招致广泛争议的“国防支柱行动”。

对于以色列远程战斗机中队来说,最大的敌人是伊朗及其核设施。显然,单靠这一使命就能帮助日益老化的Baz机队持续获得升级资金。Baz挂载大型武器时的远程奔袭能力,以及迅速在战斗机、轰炸机甚至其他作战角色中转变的能力,使其成为未来突袭伊朗核设施行动中的必然参与机型。

Baz机队还会持续升级,可能升级项目包括雷达、电子战能力、整合新武器、新座舱显示器界面,甚至是结构升级。

这项拟议中的升级项目至少能让Baz机队中的F-15C/D再继续飞二十年,到时这些飞机将获得F-35A联合攻击战斗机的增援。

如果F-15C/D能获得类似APG-63(V)3那样的有源相控阵雷达,那么这种强大的雷达系统能成为以色列战斗机机队的力量倍增器。有源相控阵雷达不仅可以提供远程态势感知,在国土防空任务中发现低空飞行的巡航导弹和隐身目标,还能成为一种电子攻击武器,让以色列空军进一步丰富已经鼓鼓囊囊的电子战宝物袋。

这种雷达也能使F-35受益,像所有隐形飞机一样,F-35最好的作战方式就是不向周围环境辐射任何电磁能量。所以,F-35可以通过数据链从身后几十公里远的F-15C/D获得的信息,然后向空中目标发起静默攻击。美国空军已经在F-15C/D和F-22上使用了类似的编队战术。

目前尚不清楚Baz是否会升级相控阵雷达,这取决于以色列人对F-35的印象。如果F-35获得以色列空军的青睐,必然会吃掉以色列空军资金的很大一部分,多少会限制Baz的进一步改进。

如果Baz的进一步升级项目得到落实,那么在未来20年中该机仍将是以色列空军的锋利长剑和警惕哨兵,继续书写F-15在现代战争中的传奇故事。

以色列为何要把F-15改造成战斗轰炸机

如果Baz的进一步升级项目得到落实,那么在未来20年中该机仍将是以色列空军的锋利长剑和警惕哨兵

[原文链接]